干货|关于中美肺癌治疗差异,你不知道的事儿
  • 2017-10-19T16:00:00.000Z

2015年全国肿瘤中心统计数字显示,肺癌已经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头号杀手占据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头把交椅

所有的恶性肿瘤中,肺癌往往给人既熟悉又可怕的印象。熟悉它,是因为不知从何时起,我们身边总会有人患有这种疾病;说它可怕,是因为肺癌的死亡率居所有恶性肿瘤之首!

正是因为这样,越来越多的人们希望了解,对于肺癌的治疗,在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是不是有更前沿、更有效的疗法和药物,可以帮助患者延长生存时间?

 本文来谈一谈中美“关于肺癌的那些事儿”。

 

肿瘤的死亡率、每年的新发病例、死亡病例以及五年生存率等数据往往备受关注,截至目前,美国最新的癌症相关数据统计源自2017年发表在CA杂志上的文章《Cancer Statistics, 2017》,而中国最新的权威数据统计源自2015年相同杂志上发表的文章《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CA全称为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是由美国癌症学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主办的一份综述性、履行同行评议最具权威性学术期刊,影响因子>100分。论文内容涉及癌症的诊断、治疗和预防。

尽管在2017年2月,中国的国家癌症中心发布了一份中国城市最新癌症数据,但毕竟只有城市肺癌的相关数据,所以还应以2015年的数据为准。在这两篇中美癌症数据统计文章中,清楚的告诉我们肺癌的死亡率排名,新发和死亡病例。而关于肺癌的五年生存率,美国的文章中给了我们确切数据,而中国的文章没有相关统计,我们只能继续向前追溯,最近的是一篇来自INT J CANCER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的文章《Cancer survival in China, 2003-2005: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根据以上权威数据,我们为大家整理了中美肺癌数据比较,详见下表。

 

 从以上的真实数据我们可以看出,肺癌无论在中美,均为癌症中死亡排名第一的疾病。

谁也无法回答为什么肺癌是“癌症之王”,只能从病因的角度去阐述。肺癌的病因主要包括吸烟、环境污染以及职业暴露、生活习惯等综合因素,而这些因素可能和你或者你身边的人息息相关。其次,从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来看,中国均超过美国,当然这也和人口基数有关,但也不能忽视,中国的肺癌死亡患者中有一定的比例是来自于农村,城市和农村的医疗水平相距甚远,而美国整体医疗水平相对平均,因此中国新发死亡患者多于美国也不完全依赖于较大的人口基数。最后从五年生相对存率来对比,中国低于美国两个百分点,考虑到人口基数,两个百分点的差距还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中美肺癌的差异呢?其实从肺癌的病因、分类、病理分期、诊断方法等方面,中美两国并无明显的区别。最大的差异还是在肺癌的治疗方面。

恶性肿瘤的治疗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先后经历了手术治疗、化学治疗、放射治疗、分子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几个阶段。其中肿瘤靶向治疗以及肿瘤免疫治疗是生命科学发展至今走在前沿的发展方向,也是中美在肺癌治疗领域最具差异的部分

 肿瘤靶向治疗(targeted based cancer therapy, TBCT)是以肿瘤分子生物学为基础,将肿瘤组织或细胞所包含的具有特异性的分子作为靶点,进一步应用能够与这些靶分子特异性结合的药物来直接杀伤肿瘤或阻止其发展,达到治疗或干预恶性肿瘤的治疗目的。与传统肿瘤治疗相比,TBCT最大的优势是能够从肿瘤的致病机理出发对肿瘤进特异性杀伤,最大程度提高药效,减小副作用。

肺癌靶向药物近十年来发展迅猛,从最早于2003年获批上市的Gefitinib,到目前最新的2017年4月上市的Brigatinib,FDA批准了13种靶向药物供不同情况的肺癌患者选择和使用,每一种靶向药物均显示出良好的治疗效果,有的靶向药物甚至已经可以作为肺癌治疗的一线治疗。

 

反观中国,由于科研基础和研发水平行较美国相对落后,再加上医疗政策体制等方面的原因,目前中国只引进批准了6种靶向药物,其中2种还是2017年刚刚获批的。从时间来看,中国CFDA批准的靶向药物平均较美国FDA晚2-3年。美国自2014年开始研发的新药,中国目前几乎都没有上市。特别是作为肿瘤免疫治疗的抗PD-1/PD-L1的新药,中国目前一个都没有。因此从患者的角度,可选择的新药相对较少。

另一方面,中美医生作为治疗方案的制定者,对待每一位患者,都会依据疾病诊疗指南,结合患者自身病情,给出合理的治疗建议。然而美国的新药研发速度较快,上市产品也较多,相关药品研发团队会定期对医生进行新药使用培训,医生在用药过程中也逐渐积累起一些药物适应、不良反应处置以后期随访等相关临床经验。通过对新药的掌握和患者的反应,反过来又加强了对疾病的理解和认识。久而久之,形成了医-药-研的良性循环模式,真正使患者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综上所述,关于肺癌的治疗,中国和美国的确存在一定的差距,美国在肺癌治疗方面(特别是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分子分型更为细致,药物选择性更多,相应的疗效可能会更好,副作用会更小。虽然海外医疗资源优越,但高昂就医费、流程繁琐等问题使得海外就医门槛颇高。诚然,如果门槛高到难以企及,将只有少数人能享受顶尖专家治疗的特殊“待遇”,但如果门槛降低,将会有更多人受益。

为帮助国内患者以低门槛享受到美国顶级专家的医疗服务和美国最新上市药品,MORE Health建立了通过美国FDA认证并符合HIPAA法案的中美远程会诊平台,旨在整合美国高端医疗资源,为中美用户提供诊疗方案和医疗服务,美国专家可通过远程会诊与患者建立合法医患关系。

 截至目前,MORE Health中美远程会诊平台目前已经完成超过千例患者的中美会诊,其中75%以上的癌症患者经过中美顶级专家联合会诊调整了诊断,或对治疗方案进行了重大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