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胆胰专家周末都在做什么?

  • 2019-09-11 17:10:31

2019年9月6 -7日,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召开了第八届芝加哥大学和PUMCH肝脏外科联席会议。 

本届会议重点关注腹部实体肿瘤的先进治疗方法和技术,发言者来自不同国家,其中14位来自海外。MORE Health爱医传递的三位签约专家也受邀参加了此次会议,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共同探讨了治疗腹部实体肿瘤方面的最新进展。


首先,大会主席毛一雷教授致开幕词

毛教授指出:鉴于人口基数和疾病发病率,中国治疗腹部实体肿瘤的临床经验较为丰富,但对各种临床情况的科学评估仍然滞后。在过去的几年中,随着单克隆抗体、细胞疗法、放射治疗、腹腔镜手术及外科机器人的使用频率不断增加,腹部实体肿瘤的治疗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希望能够通过这场学术交流会议,与世界各国的专家互通有无、共同进步。


随后,各方专家依次进行了精彩的发言。


不讲手术的外科医生Dr. Robert Warren

肿瘤的异质性一直都是肿瘤治疗过程中极具挑战性的一环。一方面,肿瘤的异质性会导致个体间的差异化,这就使得即便是同一种肿瘤也不一定能从相同的药物中获益;另一方面,就单独个体而言,肿瘤上不同细胞的分子生物学特征也可能并不相同,在治疗过程中,具有耐药性的细胞亚群逐渐占据主导地位,从而导致患者耐药、疾病进展。

对此,Dr. Robert Warren提出一个个体化治疗新方法——Organoid Approach(类器官策略)。什么是类器官?即患者的肿瘤组织通过物理或生物学方法离解得到的肿瘤碎片,经过特殊培养形成的球形肿瘤类器官。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些类器官与患者自身肿瘤的生物学特性更加接近,因此,该方法被初步探索用于临床前药物筛查。未来,该方法或有助于加快药物的审批过程。


变“不能切”为“能切”的Dr. John Chabot

Dr. John Chabot指出,预计到2025年,胰腺癌将成为第二大肿瘤相关死因,降低胰腺癌的死亡率势在必行。通过更安全的手术使胰腺癌手术相关死亡率下降到2%以下,改善系统治疗,增加可切除患者比例,进行监控和预防性切除都是降低胰腺癌死亡率的重要方法。

Dr. John Chabot着重介绍了新辅助化疗对增加可切除患者比例的重要性。他分享了关于1. 局部不可切除胰腺癌患者新辅助放化疗;2. 胰腺导管腺癌Folfirinox治疗;3. 预测交界性/局部进展期胰腺癌患者新辅助治疗后的反应、围术期结局及生存的三项临床研究。提出Folfirinox的新辅助化疗方案或可帮助边缘可切除患者转变为真正的可切除患者。


误入外科会场的内科医生Dr. Ahmed Kaseb

Dr. Ahmed Kaseb首先回顾了目前为止已经获批的肝癌系统性治疗药物,然后介绍了系统性疗法在肝癌治疗中的变化。

期间,Dr. Ahmed Kaseb还与在座的专家深入探讨了免疫治疗时代治愈肝癌的潜在可能性。由于免疫治疗单药的低响应率,耐药发生快,以及免疫治疗目前主要是被当作HCC的姑息疗法进行使用,从而阻碍了免疫疗法在HCC治疗方面的进一步研究。然而,2019年发布在Liver Cancer上的一项研究显示,免疫治疗结合靶向治疗在HCC中取得了最高的响应率。未来MD安德森癌症中心还计划开展一项临床试验,探索新辅助免疫治疗能否对HCC患者带来获益。


近年来,随着多学科诊疗模式(MDT)的发展,国内很多大型医院早已打破以治疗手段分科的旧机制,建立起以病种为单位的“一站式”多学科诊治中心。不少医院的肿瘤科、放疗科在各学科专家的大力支持下搭建起多学科诊疗平台,实现各科资源和优势的最大化整合,提高诊治质量。

毛一雷教授也是MDT的倡导者与践行者,他指出此次会议邀请的专家不仅来自五湖四海,同时也来自不同学科,希望通过本次学术交流,大家能够碰撞出新的治疗思路,不断改善患者的就医体验。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