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快报丨爆炸输出:O-Y免疫联合创31%缓解率,肝癌进展不要慌



1. O-Y联用进军晚期肝细胞癌,31%客观缓解率创新高

当地时间6月3日,1/2期CheckMate -040临床研究中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单抗用于既往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HCC)的首个临床研究结果在2019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公布。

  • 纳武利尤单抗= O药(Opdivo®,nivolumab)作用靶点:PD-1

  • 伊匹单抗= Y药(Yervoy®,ipilimumab)作用靶点:CTLA-4

  • 索拉非尼= 目前用于肝癌的一线治疗


CheckMate-040解读

该研究将患者随机分为A、B、C 三组,每组采取不同的给药方案来评估O-Y联用的效果:

  • A:纳武利尤单抗 1 mg/kg联合伊匹木单抗 3 mg/kg治疗,每3周1次,连续用药4个周期后,序贯纳武利尤单抗240 mg,每2周1次。

  • B: 纳武利尤单抗 3 mg/kg联合伊匹木单抗1 mg/kg治疗,每3周1次,连续用药4个周期后,序贯纳武利尤单抗240 mg,每2周1次。

  • C: 纳武利尤单抗 3 mg/kg,每2周1次,联合伊匹木单抗 1 mg/kg,每6周1次。

 

几个令人振奋的试验结果:

  • 临床试验的所有治疗组患者中,无论PD-L1表达水平如何,均观察到客观缓解。

  • 总体上客观缓解率(ORR)高达31%。其中,5%的患者获得完全缓解,26%示部分缓解。至数据截止时,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17.5个月。

  • A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OS)最长,达到22.8个月,30个月总生存率为44%。

  • A组,B组和C组的疾病控制率(DCR)分别为54%,43%和49%。


图/2019 ASCO ANNUAL MEETING


肝细胞癌的治疗现状

肝癌是威胁人类健康的重要疾病,据《2018年全球癌症统计报告》显示:肝癌在全球范围内的发病率排名第6,死亡率排名第4。约90%的原发性肝癌为肝细胞癌(HCC)。

一线治疗

目前FDA批准的用于HCC的一线治疗药物主要有索拉菲尼(Sorafenib)和乐伐替尼(Lenvatinib)。

2018年8月16日(美国时间),美国FDA批准Lenvatinib(仑伐替尼/乐伐替尼)用于不可手术的肝细胞癌一线治疗(国内已于9月5日获得批准上市)。据《柳叶刀》发表的研究显示,对于晚期肝癌患者,乐伐替尼的疗效与索拉非尼不相上下,而且对乙肝相关的肝癌疗效更佳。


二线治疗

截至目前,FDA批准的用于HCC的二线治疗药物主要有:瑞伐非尼(Regorafenib)、纳武单抗(Nivolumab)和卡博替尼(Cabozantinib)。

2017年4月,美国FDA批准拜耳公司的Stivarga(regorafenib,瑞戈非尼),允许其用于接受过索拉菲尼治疗的肝癌患者。这是继索拉菲尼后,FDA批准的第二个肝癌靶向药物。试验证明,如果肝癌患者服用索拉非尼之后病情仍然恶化,那么加用瑞戈非尼可使死亡风险下降38% 。

2019年1月,FDA批准了卡博替尼(Cabozantinib)作为HCC的二线治疗药物,作为FDA审批依据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卡博替尼治疗组的中位总生存期(OS)为10.2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5.2个月,客观缓解率(ORR)达到4%。


相比于今年年初FDA审批的二线治疗药物卡博替尼4%的客观缓解率,此次O-Y免疫联合疗法作为肝癌二线治疗方案获得的31%的客观缓解率可谓是突破性进展!


2. 化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都没用了怎么办?Enfortumab Vedotin为晚期膀胱癌患者带来新希望!

当地时间2019年6月3日,Seattle Genetics与Astellas联合宣布:抗体偶联药物(ADC)Enfortumab Vedotin(下文简称“EV”)在晚期膀胱癌患者中产生了44%的肿瘤应答率!


图/2019 ASCO ANNUAL MEETING图/2019 ASCO ANNUAL MEETING

这项名为EV-201的研究显示:在接受EV治疗的125例晚期膀胱癌患者中,接近一半的患者肿瘤缩小或病情稳定。其中,12%的患者影像学显示完全缓解。中位总生存期长达11.7个月。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将受试人群进行更加细致的分组后,我们还能看到EV作为晚期膀胱癌无药可治后的新型选择的巨大潜能:

  • 之前接受过3种及以上疗法的患者:41% ORR(26/63)

  • 对PD-1/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无响应的患者:41% ORR(41/100)

  • 发生肝转移的患者:38% ORR(19/50)


“如果晚期尿路上皮癌在铂类化疗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后仍然进展,面临的窘境是——没有FDA批准的治疗方案。虽然这是一项小规模的2期试验,但在化疗和免疫治疗后病情进展的患者身上显示出的抗肿瘤活性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我们期待更大规模的研究来证实这些早期发现。”


—— ASCO Expert Robert Dreicer, MD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