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CR:美专家预测2019癌症研究和治疗进展

2018年,我们见证了癌症研究炙手可热的几大领域的突破性进展,其中便包括免疫治疗和精准治疗。今天,跟随诺贝尔奖获得者,AACR研究院研究员,免疫治疗先驱James P. Allison博士,我们来一起回顾和展望一下美国免疫治疗的发展。



鸟瞰  2018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共批准了18种新型癌症疗法,同时批准了10种已获批疗法的新适应症。尤其值得关注的是:


仅2018年一年,FDA就批准或扩大了5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临床应用。从2011年开始,FDA相继批准了7种检查点抑制剂用于治疗多种实体肿瘤和血液肿瘤。



去年,FDA还批准了CAR-T细胞疗法Tisagenlecleucel(商品名:Kymriah)用于治疗非霍金淋巴瘤患者。



以及PARP抑制剂Olaparib(商品名:Lynparza,O药)和Talazoparib(商品名:Talzenna,T药),新批准用于治疗BRCA基因突变的乳腺癌患者。


预测  2019


“免疫治疗领域正在蓬勃发展”Allison说,“这是第一次,我们有多种不同的免疫治疗方法,而这些疗法已被证实能够对一部分癌症患者产生疗效,一些患者在治疗后10年或更长时间内仍然没有复发。”



01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2019年,我们期望看到更多检查点抑制剂组合的出现,检查点抑制剂联合使用将不仅仅局限于提高疗效和患者响应率,还将着眼于扩大对治疗有响应的适应症范围。

 

Dr. Allison预测,美方研究人员将通过以下2种途径来实现这一预期目标:

方法一:探寻更多免疫治疗药物的组合模型(如抗CTLA-4制剂联合抗PD1/PD-L1制剂的疗法)。

方法二:探寻免疫治疗药物与化疗、放疗、以及基因靶向治疗药物的组合模型。通过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与对癌细胞具有杀伤毒性的药物相结合,有望启动免疫系统。这将有望大幅度提高癌症患者对免疫治疗的响应。

 

但是,选择正确的药物,在正确的时间给药,才能切实优化治疗效果。对特定类型的患者进行临床试验来确定为什么某些组合有效,为什么有些无效是至关重要的,这些研究也将指导科研人员找到正确组合。

 

尽管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一部分不同癌种的患者中表现出不错的疗效,但其对于癌症患者的临床有效率只有1/3,而且部分患者对该疗法具有抗性。从Dr. Allison的专业角度看,他认为患者的耐药性大体上分为2种:

第一种:先天性耐药。对于这类患者,可通过结合多个检查点抑制剂或化疗、放疗、其他方法部分克服。

第二种:获得性耐药。这类患者IFNγ或B2M信号通路受阻,因此失去了对IFNγ裂解的响应能力,或失去了向免疫细胞呈递肿瘤抗原的能力。针对这种情况,也有一些可以尝试的解决方法,比如开发CD4靶向药或疫苗。


02 CAR-T细胞疗法


另一个被预测将有重大进展的免疫疗法当然非CAR-T莫属了。我们或将看到更多经FDA批准用于治疗血液肿瘤的CAR-T疗法。到目前为止,FDA已经批准了Axicabtagene ciloleucel (商品名:Yescarta)用于治疗特定类型的非霍金淋巴瘤,以及Tisagenlecleucel(商品名:Kymriah)用于治疗特定类型的白血病和非霍金淋巴瘤。

 

Dr. Allison预测,通过敲除抑制T细胞的基因(如PD-1),或插入能够编码某些细胞因子或趋化因子受体的基因,2019年我们将看到更多新型的CAR-T细胞疗法。虽然专家预测新型CAR-T疗法仍将侧重于血液肿瘤的治疗,但是科研人员也会继续寻找实体肿瘤表面抗原以及肿瘤表面联合表达的多靶点,用于指导CAR-T疗法应用于实体肿瘤。


03 个体化肿瘤疫苗


随着更多临床试验和科学研究的开展,有关预测肿瘤新抗原的基因组测序研究,以及解决多肽疫苗和RNA疫苗给药方式的研究,正在从各个方面共同攻关个体化肿瘤疫苗。专家预测,2019年癌症疫苗“恰同学少年”,值得期待~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