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癌症重生记:我是如何轻松选择赴美就医的?

患癌:家里阴云密布

妈妈肺上的毛病一直让全家人忧心,源于几家医院奔波下来不同医生给出的不同治疗方案,这就像那个时钟理论:即当你同一时间看到两个时钟显示的时间有差异,你便无法判断真实的时间了。

具体到母亲的病症,我们跑了4家医院,在每个医院都做过检查,虽然医生们的诊断结果都是肺癌,然而不同医生却给出了不同的治疗方法,说法不一,该怎么治疗,实在是不知如何处理了。

2014年1月,我们最终选择就诊于上海某肿瘤医院,并接受了左肺下叶切除术以及上叶部分切除术和纵隔淋巴结清扫。4个周期的吉西他滨和顺铂辅助化疗后,母亲的病情比较稳定。但是,2015年12月02日,妈妈接受骨扫描检查时,发现L3椎体左侧骨代谢增高灶,有新发病灶,这让我们一家人特别紧张,随后CT扫描证实与骨转移性疾病的特征一致。

家有病人,尤其是重症病人,任何一个地方都是黑暗。接下来几个月,我们家一直阴云密布:07月29日,复查MRI显示在左侧枕叶有一个环状的强化结节, L3椎体骨结构破坏,在L3-4椎间盘轻微膨出……

一次次的检查结果像警钟一样在家里鸣响,全家人一筹莫展。

 

转折:我是从何选择赴美就医的?

有一天,朋友圈中一篇介绍中美治疗肺癌方面的差异的文章引起了我的兴趣,根据我自己不多的国外生活体验,我认为文中的观点非常客观,我也了解到这篇文章来自MORE Health爱一传递微信公众号,出于一种了解医学知识的简单想法,我关注了MORE Health爱一传递的公众号,进而了解到MORE Health爱一传递签约多名世界顶级肺癌专家,可以为国内病人提供远程会诊、赴美就医等服务,让美国最顶级的专家来给患者看病。

一切好像是在冥冥之中,我觉得脑子里好像灵光一闪,抓住了挽救妈妈的一根稻草——虽然我并没有太多把握,但当时这确实是我不多希望里的唯一选择。

根据微信公众号上预留的联系方式,我咨询了MORE Health爱一传递国际专家会诊的流程和细节,并在远程会诊与赴美国就医之间选择了后者。虽然远程会诊会更加方便,但是一来我跟家人都觉得要真正地跟医生面对面交流心里才显得更加踏实,直接来美国医院看病也方便妈妈直接就地接受治疗,而且我也希望借此机会陪妈妈来美国旅游一下散散心,缓解一下心情。于是,我和家人当机立断,决定带妈妈去美国看病

鉴于母亲病情的复杂性,MORE Health爱一传递首先联系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的肺癌专家Dr. Thierry Jahan。

 

我在网上查了Jahan 博士的相关资料,他是MORE Health肺癌专家,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医学院教授,擅长应用多种治疗方法治疗肺癌,他曾获得医学教育“Housestaff 杰出教学”奖。他也是美国临床肿瘤协会、内科医师协会、肺癌国际协会等多个著名医学协会的核心成员。看到了Jahan博士的介绍,我对母亲这次赴美就医变得更加有信心了。MORE Health爱一传递案例经理Bob将母亲所有相关的病历资料进行了整理、翻译,并上传至医生协作平台,供Jahan医生了解母亲的基本病历情况。

 

 Dr. Thierry Jahan

 

第二天,我的邮箱收到了Jahan医生发来的赴美就医邀请函,我带着母亲顺利办理了赴美签证,飞到了大洋彼岸。

在旧金山,我第一次见到了一直和我微信邮件沟通的MORE Health爱一传递案例经理Bob,一位朴实的山东小伙子,聊起来没有一点违和感(毕竟我男朋友也是山东人嘛),我也了解到,Bob在中科院获得免疫学博士学位后,又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完成5年的博士后生物医学研究训练,在国际专业期刊上发表了很多学术论文……说实话,聊下来,我对MORE Health爱一传递越来越信任。

第二天,在Bob的陪同下,我带着母亲来到UCSF医疗中心看Jahan医生的门诊。

 

 

在UCSF医疗中心,与我在国内熙熙攘攘的门诊大厅不同,除了预约安排前来就诊的病人,这儿特别安静——考虑到国情和医疗体制的差异,我也能理解这种差别,我也觉得拿外部就医环境因素和国内医院相提并论有点有失公允,具体到寻医问药,对每个病人来说,治疗方案的效果才是最核心的要素,也是我不远万里此行的目的。这一点,我对Jahan医生给出的诊断特别满意:

本来我和妈妈来到医院之后还有一点点紧张,但在一见到Jahan医生的那一刻,看到他挂在脸上的和蔼可亲的笑容,我们紧张的心情瞬间就放松下来了。整个门诊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这在国内是根本无法想象的——国内的那些顶级专家,往往一天就要看几十上百个病人,平均分到每一个病人的时间,估计也就几分钟吧。Jahan医生非常耐心地跟我们详细地分析了妈妈的病情,并回答了我们问的许多问题,真的让我们非常的感动。

Jahan医生认为,母亲患有广泛转移的肺腺癌,包括骨和脑部的转移。到目前为止,母亲已得到了很好的治疗,但不幸的是在最初标本检查中并未发现可利用的基因突变靶点。此时,如果母亲对目前的细胞毒性治疗方案继续有反应,则她能继续维持培美曲塞的单药治疗,持续可达一年(从开始用药算起),并且通过连续扫描以监测药物持续的效果。

如果母亲在接受这个治疗方案期间疾病发生进展,则推荐选择一个明确发生进展的病灶进行活检,通过对这个病灶进行基因检测,以发现母亲的肿瘤是否存在有可作为靶向治疗的异常突变。显然,如果存在这种异常突变,将有明确的治疗意义。

 

如果母亲的疾病发生了进展,而且也没有检测到可作为靶向治疗的基因突变,她可以考虑使用抗PD-1或抗PD-L1药物进行治疗,作为细胞毒性治疗的额外方案。除了这些治疗方案之外,她也可以考虑使用多西他赛联合雷莫芦单抗治疗,这种方案对于接受了细胞毒性化疗方案治疗失败的患者来说,已被证明是很好的二线治疗方案。但是,如果疾病发生了进展,最重要的干预措施应该是从一个发生进展的病灶处获得新鲜组织样本,并进行肿瘤基因分子全分析,最好是采用一种新一代的测序方法。

在门诊结束之后,Jahan医生把当天门诊内容以书面的形式发送至MORE Health爱一传递平台,很快我也拿到了中文版的治疗方案。在我和妈妈回国之后,我们遵循Jahan医生提出的第一条建议,对妈妈的身体情况进行非常密切的观察。后来,在发现妈妈的病情发生了一些进展后,我们便遵循Jahan医生提出的后两条建议进行治疗——我们首先给妈妈做了一个肺癌基因检测,发现妈妈存在一个可以作为靶点治疗的EGFR基因突变,于是,我们随即联系了Jahan医生与MORE Health,在他们的帮助下,买到了美国最新批准的靶向药物Portrazza。这种药物在国内都没有上市,真是多亏了MORE Health可以为我们买到这些药物,他们公司提供的服务真是太周到了!总的说来,Jahan医生的会诊方案的实施起了很好的效果,母亲的身体恢复的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第二点也和心理因素有关,作为她的独生女,我的婚期一天天来临,妈妈看上去比我还兴奋,浑身上下像自带光芒,一整天问我婚礼的筹备情况,婚纱选得是否合适?手捧花够不够漂亮?发小是否能到现场了?这些微乎其微的小事,她每天都惦记在心上,这让我温暖,也特别感恩。

感谢MORE Health爱一传递给予我为母亲做这点小事儿的权力,感谢母亲给我的温暖。也希望更多类似我母亲的病人能享受到世界上最全面最权威的诊断和治疗建议,早日恢复健康。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