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抗癌路,出国去美国看病是唯一的路

  • 2021-07-20 16:06:11

漫漫抗癌路,我确诊了易复发、治疗手段有限的癌...

所有人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40岁刚出头的我也不例外,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正当我感恩并好好享受这美好人生的日子,病魔一点招呼都不打径直向我走来。


如果不是6月的25号那天突然注意到的血尿,我到现在都还依然过着忙工作、陪家人、自驾游忙碌但充实的生活状态。那一年是2019年。


癌症不期而至

开始出现这样的症状,我心头一紧,首先就在网上查资料,还抱着希望血尿是由良性疾病引起,比如肾脏膀胱的炎症,结石等等。


在看了几家医院以后,他们一致建议活检。2019年8月15日,我接受了输尿管镜检查,显示右输尿管有肿物。医生取了一小块组织,送病理科进一步分析诊断。


等待的日子度日如年,忐忑不安。最终一份寥寥数语,却字字千斤的病理诊断,还是击碎了我和家人最后的侥幸:右输尿管低级别尿路上皮癌,局灶高级别。得知这一消息的我,如同雷击,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平日健康、连小感冒都少有的身体就这样贴上了癌症的标签。


  

漫漫抗癌路-癌魔难克

癌症带来的震惊、沮丧、及伤心很快被战胜癌症的决心所取代。于是我开始了积极的治疗。


确诊后不到两周就于8月27日接受了右肾、右侧输尿管和部分膀胱切除术。术后的病理报告喜忧参半。喜的是:肾脏及膀胱里面的组织都没有找到癌细胞;忧的是:癌细胞高度恶性,提示可能已经有转移。


为了消灭转移的癌细胞,在手术后的3个月内,我接受了一系列化疗。虽然化疗带来种种不适,但由于平时身体不错,我恢复得很快,休息了不长时间就重返工作岗位,也更加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可惜好景不长,我在术后半年随访时,核磁共振显示腹膜后多发淋巴结转移。无奈,我又接受了化疗+免疫治疗, 并进行了腹膜后淋巴切除术。切下来的淋巴结5枚中3枚有癌细胞。


这说明免疫+化疗对转移癌无效,治疗又改为传统化疗。尽管腹膜后转移淋巴结有所减少,但是右侧腰部、左锁骨上、胸腔等部位都有淋巴结转移。治疗方案只能再次调整,免疫+化疗+靶向联合治疗。还没看到疗效时,高强度治疗已经导致了严重毒副作用-4度骨髓抑制。

多次的更换治疗方案,把我的希望燃起又幻灭。进进出出医院,成了肿瘤科的常客,但是仍然没有治疗效果,更别说是治愈的机会。

能做的基因检测都测了,没有靶点,能用的最先进治疗也都用了,没有反应。医生面对这种对任何治疗药物治疗都缺乏疗效的患者也是束手无策。多次协商讨论,鉴于多药联合的毒副作用太强,只能将治疗调整为另一种免疫治疗药物+单药化疗。可惜收效甚微,颈部淋巴结仍有增大。

作为最后的尝试,盲试了肿瘤DNA修复途径抑制剂方案,另外还加了放疗。这样的过程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从2019年夏到2020年夏,在与癌魔艰难抗争的这一年里,虽然我一直在积极治疗,然而,肿瘤的恶性度高,多数治疗又缺乏针对性。在更换过几次治疗方案后,国内医生和专家们已经没有可用方案和可选药物。


更糟的是,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体重从2019发病前的80公斤降到了60公斤不到,日常生活都需要家人照料,工作事业也彻底停摆。这时有朋友建议我前往美国就医,毕竟美国在肿瘤治疗方面是全球领跑者,我和家人也做好准备不惜一切代价前往美国寻找最后的希望。也恰在此时,我联系到了一位美国的老同学,向我介绍了MORE Health爱医传递机构,能为美国以外的患者提供美国医疗专家远程会诊和治疗方案。也就是说我不需要远赴美国,就可以在国内接受诊断,并可在本地用药继续治疗。这个好消息不但让我对于治疗疾病重燃了希望,更让我免去了赴美的路途奔波,也因此为我和家庭节省了一笔赴美就医庞大的开支。


海外肿瘤医院专家会诊-曙光乍现

我的治疗经过整理翻译后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到了全球知名癌症中心-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医院(MSKCC)的尿路上皮癌肿瘤专家Dr.Gopa Iyer手中。


  

在分析总结诊疗之后,Dr. Iyer认为,传统的化疗、新兴的免疫治疗、多靶点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和肿瘤DNA缺陷修复抑制剂对我的癌细胞都不能起到有效控制转移的效果,接下来的治疗必须另辟蹊径。


给我接下来的治疗带来一线希望的可能是,抗体药物偶联疗法。


在没有更好方案选择的情况下,Dr.Iyer建议在完成放疗后4-6周开始抗体药物偶联疗法治疗。即使出现进展,也可以根据患者身体的功能状态考虑另一种抗体药物偶联药物(ADC)Enfortumab Vedotin-ejfv(Padcev),这种药物客观缓解率为27%,最近获得FDA加速审批通过。


通过医生本人的告知,加上我和家人网上查阅的资料了解,抗体药物偶联物这种特异识别癌细胞后定点给药的方法,在多种肿瘤的临床试验中疗效显著。它也是一种靶向治疗,其主要的优势特点是对肿瘤给予定点、火力集中式的清除,同时避免药物对正常组织细胞的损伤。而传统的治疗方法往往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比如我之前用4药联合后产生的重度骨髓抑制。



很感恩,我遇到了尿路上皮癌肿瘤专家Dr.Gopa Iyey,才发现真正的治疗才刚刚开始... 

目前我正在按照美国肿瘤专家Dr.Gopa Iyey的方案,在国内安心的治疗。

之所以我把自己的故事,以及治疗经历和过程,开放给到大家,是因为我实实在在地希望所有和我一样毫无准备就被癌症快速袭击到的患者们,都能够在每一步的治疗方案选择上,尽可能正确,的确选择最重要... ...
 
 
 


预约海外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