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医汇联合MORE Health爱医传递免费招募肺癌患者中美专家会诊最新进展

  • 2017-12-15 14:25:39

不久前,专注于肿瘤领域的教育和科普平台良医汇特别联合美国医疗机构MORE Health爱医传递发起了一项免费招募肺癌患者进行中美远程会诊的活动,活动受到了大家的热情参与,我们接收到了数百位患者报名。

我们请中美专家在报名患者中抽取了十位符合条件的患者,经过多次沟通、排期,找到了美国顶级癌症中心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专家,联合良医汇的合作中国专家共同为患者进行了MDT会诊。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下文或简称“MSKCC”)MDT(多学科专家委员会)会诊是医院定期进行的,以往只有在MSKCC住院的患者可以获得这种服务,现在,通过MORE Health爱医传递平台,中国患者也可以享受到美国顶级医院的多学科专家委员会会诊。

 整体会诊流程非常高效,在视频会诊进行前,MORE Health的案例经理将患者的资料翻译成英文,并上传MORE Health爱医传递远程会诊平台请MSKCC参与MDT(多学科专家委员会)的专家提前查阅并和中国专家通过远程会诊平台进行提前沟通,因此后续中美专家非常高效的完成了10位肺癌患者的多学科会诊。

 在会诊过程中,MSKCC专家针对患者病情与患者国内的主诊医师在会诊平台上展开讨论,并给出详细治疗建议,患者国内主诊医师可以根据患者情况,结合MSKCC的专家意见,对患者进行下一步的治疗。

会诊结束后,患者国内的主诊医师及家属表示MSKCC专家的治疗意见有极大的参考价值,对患者下一步的治疗具有指导意义。对MORE Health爱医传递提供的顶级专家资源,完善的国际会诊平台,高效的协作沟通表示了高度的赞扬与认可

本次活动得到了良医汇的大力支持,良医汇是一家专注于肿瘤领域的教育和科普平台,专注于恶性肿瘤领域,为肿瘤医生和患者提供最新的科学权威信息和服务。目前公司相关医学领域已经积累数万名高端肿瘤医生以及和国内外著名的医学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包括:中国临床肿瘤学会,中国抗癌协会,美国肿瘤年会,圣安东尼奥乳腺癌大会等权威组织。

以下是我们选取的其中两位患者的会诊详细记录及美国专家诊疗方案。(特别提示:任何诊疗方案的实施及药品的使用都务必在医生指导下进行。)

患者1:男,58岁

病史回顾:主诉:IV期肺腺癌

现病史及国内治疗方案:既往有吸烟史,患有IV期肺腺癌,并累计肺,淋巴结,胸膜,胰腺,肾上腺,肝脏和脾脏。肺部,胰腺和肾上腺缓解放射治疗后,其自2015年开始化疗,包括顺铂培,美曲塞,卡铂,紫杉醇,贝伐珠单抗,以及在2017年8月,最近蛋白结合紫杉醇和贝伐珠单抗的治疗,发现疾病进展。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专家诊断过程:

(患者的)初步诊断基于在2015年11月17日进行的肺部活检,(如果显示)为肺腺癌,以肺泡型为主,IHC示TTF1阳性,基因突变检查显示EGFR阴性(PCR),ALK阴性(IHC),ROS1阴性(PCR),MET阴性(FISH)。血浆新一代测序发现KRAS E63K和BRAF G466V突变。他最近在2015年11月17日进行的化疗包括使用白蛋白结合紫杉醇和贝伐珠单抗,随后疾病出现进展。

鉴于患者不断增加的癌性疼痛,需要优化镇痛剂的使用来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除了突破性的短效药物,如羟考酮PRN之外,阿片样镇痛药如芬太尼贴剂,亦可以考虑。可以上调剂量直至控制疼痛,还可以使用常规泻药来治疗便秘。如果可行,可以转诊至姑息治疗科,那将是理想的,可以最大限度地提高他的生活和生存质量(Temel NEJM 2010)

患者的KRAS E63K突变在肺癌中是不常见的,因为这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系列肺腺癌中没看到(Jordan Cancer Discov 2017),因此其临床意义是未知的。BRAF G466V突变是一种非典型二聚体依赖的,低激酶活性突变,对维莫拉本或达布他滨没有反应。目前尚不清楚RAF二聚体抑制剂,MEK或ERK抑制剂是否适用于这种BRAF non-V600突变(Li ASCO 2017)。因此,目前尚不存在与其在ctDNA上发现的基因组突变相匹配的高效的精准治疗。

对于该患者,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代表了目前该患者最佳的全身治疗方案。在二线治疗中,尼莫单抗,彭博罗珠单抗或阿替唑单抗显示出一致的,比化疗较好的生存益处(Borghaei NEJM 2015,Herbst Lancet 2016,Rittmeyer柳叶刀2017)。该患者的治疗反应取决于各种因素,包括肿瘤PDL1染色和肿瘤突变负荷,可能是由于剩余肿瘤组织不足,这两项尚未被检查。最重要的是,这取决于患者的身体状况和状态,因为在不良状态下,(这些药物)不太可能发挥作用。在状况不佳的情况下,药物毒性(包括肺炎,结肠炎,垂体炎,肾上腺炎,肝炎,甲状腺炎等)可能会超过其益处。如果患者的身体状况得到良好的支持治疗,并且其身体健康,患者有决心尝试下一步的抗癌治疗,则他可以在中国大型癌症中心接受免疫治疗,(当然)也可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获得治疗。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专家建议:

1,最大程度支持治疗,使用阿片类镇痛剂,包括增加芬太尼贴剂的剂量,以及PRN羟考酮,和常规泻药治疗便秘。

2,转诊到姑息治疗科(如有)。

3,如果可行,进行针对免疫治疗的生物标志物预测检测,包括肿瘤PDL1水平和总突变负荷检测。

4,如果患者身体状况足够好,可以寻求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这些治疗可以在中国的大型癌症中心实施,在MSK肯定可以。然而,在其转移性癌症是不可治愈的情况下,对于寻求国外治疗,应仔细考虑患者身体状况,财务和社会后果,并与患者进行讨论。

5,如果患者状况恶化到ECOG PS 3或更糟,最好专注于对症治疗和改善生活质量。

 

病例2:女,56岁

主诉:复发性转移性EGFR突变型肺腺癌

现病史及国内治疗方案:复发性转移性EGFR突变型肺腺癌,2004年左上叶切除术并顺铂吉西他滨辅助化疗。2014年复发,接受吉非替尼治疗,后使用培美曲塞和吉西他滨,2017年8月后现使用奥斯替尼。咳嗽基本缓解,体重改善。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专家诊断过程:患者肺腺癌复发并转移,EGFR基因突变,2004年初左上叶切除术并顺铂吉西他滨辅助化疗。2014年至今,因治疗肿瘤复发,患者接受吉非替尼治疗,后使用培美曲塞和吉西他滨,2017年8月后改用奥斯替尼有反应(有效果)。然而依然应该每3个月进行胸部CT影像检查以评估治疗效果和监测治疗过程,只要奥斯替尼对患者有临床疗效就应尽可能持续使用。

尽管患者没有就耐药性突变进行活检,从奥斯替尼对患者有治疗效果的情况下可以推测,现在可能存在EGFR T790突变(参考文献:Janne NEJM2015,Mok NEJM 2016)。在之后,如果患者的肿瘤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分子诊断对于揭示额外耐药机制及与她相匹配的包括HER2和MET扩增在内的新型靶向治疗是非常重要的(参考文献Li WCLC 2017,Ahn WCLC 2017)。这种诊断(分子诊断)能通过从组织再次活检,或使用血浆ctDNA进行下一代基因测序(NGS)。

未来,化疗方案应该考虑使用卡铂(carboplatin)、紫杉醇(paclitaxel)、贝伐单抗(bevacizumab)(参考文献:Sandler NEJM 2006),多西紫杉醇(docetaxel)+/-拉米卡单抗(ramucirumab)(参考文献:Garon Lancet Oncol2014)。免疫治疗通常在有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中没有较好的治疗效果,但是联合免疫治疗可以考虑和一些有效果的疗法联用(参考文献:Hellmann Lancet Oncol 2016)。如果可行的话,建议进行PDL1检测。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专家建议:1,继续使用奥斯替尼。

2,每3个月重复CT检查,根据临床症状考虑增加频率。

3,未来如果疾病有变化,考虑液体血浆ctDNA NGS,可以研究日后用于精确靶向治疗方法的新型抗药性机制。

4,随着疾病的变化发展,考虑更改化疗(药物)方案包括铂类化学疗法。

5,未来可以考虑使用联合免疫疗法,尤其是在临床试验方面。

6,如果可行的话对肿瘤标本进行PDL1检测。

7,最大限度提供支持和生活质量。

MORE Health爱医传递一直致力于为危重疑难疾病患者提供无国界医疗,为广大患者带来美国最新的疾病诊疗方案,让中国的患者可以在家门口享受到国际顶尖治疗方案!

未来MORE Health将更加聚焦中国,携手中美两国顶级医生,以更好的的治疗效果为最终目标,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更优质的医疗服务。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