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全球业务发展副总裁Pamela Frank女士专访

  • 2020-06-11 23:49:41

MORE Health(爱医传递)近日任命Pamela Frank女士为全球业务发展副总裁,以扩展公司在美国及全世界的跨境医疗业务。

Pamela Frank女士在跨境医疗服务方面拥有20多年的经验,曾在美国波士顿儿童医院、塔夫茨医学中心和儿童慈善医院担任国际服务总监,领导并扩展了医疗旅游行业的发展,建立了诸如:远程医疗、第二诊疗意见、教育交流和咨询服务等多个项目。在担任Best Doctors公司的副总裁期间,Frank女士建立了美国第一家拥有国际患者项目的美国顶级医院的PPO(优选医疗提供者组织)。2010年,Frank女士与美国商务部合作,正式成立了美国国际病人项目合作组织(USCIPP),这是美国医院参与国际医疗的主要会员协会。

Frank女士还是是美国、拉丁美洲和中东/北非的一些非营利组织的高级顾问,同时也是大波士顿联合国协会和堪萨斯城的埃德加-斯诺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Frank女士曾在3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并在西班牙、土耳其和墨西哥生活过,会讲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拥有雷鸟全球管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和博尔德科罗拉多大学的文学士学位。

MORE Health(爱医传递)在中美跨境医疗领域深耕十年,积累了丰富的资源和经验。在2020年全球社会经济面临的严重挑战中,MORE Health(爱医传递)深信机遇与挑战并存,通过完善已有远程医疗服务,积极拓展新业务,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Pamela Frank女士的加盟,将进一步扩大MORE Health(爱医传递)在跨境医疗领域的影响力,弥补业务发展短板,将成熟的中美跨境医疗模式推广到更多国家和地区。

以下是MORE Health(爱医传递)小编(A)对Frank女士(A)的专访:

Q:您认为在跨境领域您以往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A:2008年非正式的形式成立了USCIPP,从经历一些挫折、变化和问题,到2010年申请到50万美金funding,正式成立了USCIPP机构。从10家医院的成员到现在70家医院国际部的加入,涵盖了几乎美国所有顶尖医疗机构,包括安德森、哈弗医学院系统、梅奥、约翰霍普金斯、克利夫兰等等。USCIPP已经成为一个具有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并且获得了国内外认可的机构。我想这是我在医疗领域里发展很让我骄傲的一件事情。当然,这辈子最让我骄傲的事情,我想可能还没发生,我有很大信心MORE Health会成为最让我骄傲的成就。我与telemedicine其实结缘于2006年,那时候我就有了和现在MH完全类似的想法,我希望能够集结不同地方和医院的医生为患者诊断,确定最好的治疗方案。我们做过一些尝试,虽然尝试也很成功,可惜那时候的时机并不成熟,因此计划搁浅,但我始终坚信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可以帮助到很多人。
对于USCIPP的发展到今天,我只是一个启动者,凭我的能力我可能可以邀请8个医院加入,这根本不足以让我们申请到政府的50万美金funding。但是,很幸运的是我有很可靠的团队与合作伙伴。对我而言,很多事情是我没办法独立完成的,与团队和大家合作共同努力,一起跨过终点线才是最大的成就。

Q:能说说您加入MORE Health的原因吗?

A:有几个原因吧,首先我不喜欢独自工作,我喜欢和团队一起,MH的团队精神让我的工作也很开心。另外,我和欣赏Hope和Will的律师背景,他们都毕业于非常好的学校,有很强的法律和领导能力,这种能力对于公司在远程医疗领域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最后,当然也跟我自己的背景有关系,我与远程医疗渊源很深,从1994年我就开始涉足远程医疗领域,那时候是协助对接麻省总院和沙特阿拉伯的合作。后来我加入Best Doctor,虽然他是MH的竞争对手,但我是从他很小规模就加入,那时候它还叫Health Resources Technology,后来我参与了Best Doctor的并购以及通过Teledoc的上市的一系列经过,所以我对远程医疗公司的成长方面是有所了解的。另外,追溯到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医疗器械公司,我的职责是联系世界各地当地的代理商来销售我们的产品。现在的MH在中国已经有一套比较成熟的发展模式,我希望能将这个模式套用到南美洲、中东和北非,甚至欧洲。模式的套用不能生搬硬套,要符合当地对远程医疗的法律法规,因此我可以通过我以前有的network来建立这个新的体系。

Q:随着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影响全世界的医疗系统,似乎所有人都开始谈论远程医疗。您认为这会给MORE Health带来什么样的机遇?

A:首先,医生们通过这次疫情更能够接受远程医疗这种方式,我们会更容易去接洽医生的合作。另外,现在美国有很多医院在重新制定医院的发展策略,他们会考虑不同的发展方向,这会是MH进入的绝好时机。当初911就是一个例子,那时候中东患者是主要的国际病人来源,但是911后美国关闭了国境,没有国际患者可以赴美,这对医院是很大的打击。有的医院“束手无策坐以待毙”,但有的医院改变策略,通过不同角度和方向的发展,当国门再次打开时,他们已经有了全新的准备,当然也成为了后来的佼佼者。现在的新冠疫情让我们正面临同样的境遇,我相信现在的今天,远程第二诊疗意见会成为这些医院新策略中的主要考虑部分。

Q:您觉得MORE Health面临的挑战会是什么?

A:我觉得最大的挑战是被认识到。因为每个国家都有他们特有的文化交流需求,我们没法把一种模式笼统地套用在其他国家上。但是我们在中国有很成功的模版,这是一个基线,也是一个可以很好利用和参考的模型。

Q:说说您对MORE Health的市场前景展望?

A:我对MH的未来非常乐观,新冠疫情将以非指数的方式加速MH的发展。起初从微观角度来看,MH的确收到了疫情的影响,因为患者不但不能来美国,也无法到国内的医院就医,但从宏观的角度来看,我觉得这次疫情给MH带来的无限的可能。我对MH的乐观是因为首先,医疗健康行业正处于发展的阶段,而在医疗健康行业,远程创新技术也是其中不断发展的一个领域,因此我们处在一个对的行业,对的领域,加上对的时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