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20多岁,以为只是乳腺增生,5个月后诊断出乳腺癌

  • 2019-11-29 17:00:00

本文为 MORE Health爱医传递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的真实案例内容,经中美专家及患者同意后发布。为保护患者隐私,所有出现人名均做隐私处理,且就诊时间均有所调整。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都有人在与癌抗争。请分享你的故事,让更多的人不再恐慌。


米雪是个90后,如今才20多岁,但是却被诊断出乳腺癌,晚期。


1. 被彩超和夏枯草耽误的治疗


今年5月,米雪发现右乳有一包块,鸡蛋大小。

 

这颗长在乳房里的“鸡蛋”,质地坚硬,边界不清,还伴有刺痛感,在月经前后特别明显。除此之外,米雪乳房的皮肤没有红肿现象,乳头也没有奇怪的分泌物。

 

米雪到医院做了一个乳腺彩超,被告知是乳腺增生。对于乳腺增生,医院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听说中药夏枯草可以治疗乳腺增生,米雪就开始吃起了夏枯草。

 

但是,并未看到好转的迹象。

 

到了9月,米雪出现了腋窝胀痛,左侧手臂外展时疼痛会加重,已经影响了日常的生活。此外,双侧肋骨都有疼痛,属于钝痛,在咳嗽、打喷嚏时会加重。因为这些疼痛,米雪有时坐起都有困难。

 

更恐怖的是,乳房上乳头出现了内陷,右侧外上限皮肤出现了“橘皮样”改变。


10月中旬,米雪做了一个乳腺核磁检查,看到右侧乳腺有疑似恶性病变,BI-RADS为5级(注:意味着“高度怀疑为恶性病变,应该活检确认”)。右腋窝有多个淋巴结肿大,胸骨和右侧肋骨有多处异常的信号,疑似已经发生了转移。

 

一个星期后,米雪做了病理穿刺检查,右乳确诊为三阴性乳腺癌(ER、PR、HER2都为阴性),右锁骨上淋巴结穿刺也确认有淋巴转移

 

米雪还做了一个PET-CT检查,除了看到右乳的病灶,右腋窝及全身可能有多发骨转移,左腋窝淋巴结也疑似有转移,左乳还有数个糖代谢轻度增高信号,可能也是恶性肿瘤。

 

最终,米雪的乳腺癌正式诊断为4期浸润性乳腺癌(T3N3M1),三阴性,有多发转移


2. 错过最佳治疗时机,只因不懂如何检查


回头看这段经历,米雪感觉到有些后悔。

 

在5月份发现乳腺里的“鸡蛋”时,应该去做乳腺钼靶检查。

 

乳腺彩超属于超声波检查,灵敏度不如钼靶检查,也正因如此,如今乳腺癌的常规筛查方法,使用的是钼靶检查而不是超声检查

 

只有对一些乳腺比较致密的女性,钼靶检查不一定能看到微小病灶,才需要进行超声检查。

 

对于一个鸡蛋大小的肿块,无论如何应该要做一个钼靶检查。当时如果做了钼靶检查查出来有问题,癌症应该还没有扩散和转移,可以在穿刺确诊之后进行手术治愈。


只有在钼靶检查看不出什么问题的情况下,才需要做彩超确认。

 

但是,当时的米雪不懂这些。毕竟,乳腺癌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生来说,似乎是一件比较遥远的事;而乳腺增生却是很常见的事。

 

如果有一个月光宝盒,米雪能穿越回去,那即便做的是彩超,没看出问题,她至少也会做一个钼靶检查确认一下,绝对不会等4、5个月的时间,让癌细胞有机会转移到淋巴甚至骨骼。

 

后来“腋窝胀痛”,就是腋窝下的淋巴结肿大所导致;而乳头内陷,乳房皮肤“橘皮样”改变,都是乳腺癌进展的典型标志。而肋骨疼痛,也是骨转移的征兆。

 

如果在乳腺癌进展之前确诊,应该还属于早期乳腺癌,米雪还有机会进行手术根治。

 

但是“月光宝盒”只存在于《大话西游》的故事里,这世界上并没有可以穿越回去的方法。


米雪只能按晚期治疗。


3. 寻找第二诊疗意见,避免再次犯错


在确诊为晚期乳腺癌之后,米雪于11月初开始了化疗,方案是紫杉醇+顺铂,同时使用唑来膦酸治疗骨转移。

 

因为之前错失了在早期就把乳腺癌诊断出来的机会,米雪不想在治疗的道路上再走弯路。于是她找到了MORE Health爱医传递,希望通过“第二诊疗意见”,更加周密严谨地制定下一步治疗方案。


MORE Health爱医传递为米雪联系到的会诊医生,是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乳腺医学部主任Dr. Mark Robson。



Dr. Robson首先对米雪的病情进行了评估。Dr. Robson认为,虽然骨转移尚未经过活检确认,但是根据PET-CT的结果,结合患者局部肿瘤的负荷,应该可以肯定存在骨转移。

 

所以米雪属于原发三阴性乳腺癌,已经有骨转移。Dr. Robson注意到米雪已经做过BRCA检查,证实是BRCA基因突变的携带者,但是尚没有拿到PD-L1的检查结果。


Q&A

 

Q1:目前的化疗方案合适吗?

A:根据目前的状况,Dr. Robson 同意以铂类化疗作为初始治疗方案。在一项名为BROCADE3的临床研究中,有BRCA突变的晚期三阴性乳腺癌使用了卡铂+紫杉醇的治疗方案,治疗24周后,有74%的患者出现了客观缓解,另外有19%的患者病情稳定。

铂类化疗的问题是副作用比较大,患者因此难以长时间化疗。去年1月,美国FDA已经批准了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作为有胚系BRCA突变的转移型乳腺癌患者的治疗药物。所以,如果对铂类化疗难以耐受,可以转换使用奥拉帕利进行合理的治疗。

如果患者铂类化疗一开始就无效,或者在6-12个月内出现进展,那么PARP抑制剂对于患者可能就没有太好效果。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考虑参加临床试验使用抗体药物偶联物(ADC),如sacituzumab govitecan


Q2:目前能够进行手术或者放疗吗?

A: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建议进行手术或者放疗。只有在长时间无进展后,才可以考虑这些局部巩固治疗方案。当然,也可以等到出现局部进展时再进行这些治疗。


Q3:是否有可用的免疫治疗方案?

A:患者需要尽快查清楚是否属于PD-L1阳性,如果是,可以考虑免疫治疗联合化疗。在美国,阿特珠单抗已经被批准用于三阴性乳腺癌治疗(与白蛋白紫杉醇联合)。


Q4:BRCA基因突变检查的意义?

A:目前不清楚BRCA突变只是出现在癌细胞,还是属于胚系突变。如果是胚系突变,属于遗传突变。米雪很有可能是胚系突变,有必要进行检查来确定,因为这信息对于直系亲属会很有帮助。


一般的女性只需要从45岁时开始,每年进行乳腺钼靶筛查。但如果是携带BRCA遗传突变的女性,因为属于乳腺癌、卵巢癌高风险人群,所以应该提前开始检查,可以从25岁就进行核磁乳腺筛查(注:核磁比钼靶更灵敏,当然也更贵,一般的人不需要,但是对于高风险人群,是合理的)。同时,也建议携带者在35-40岁时,进行输卵管卵巢切除术,以降低癌症风险。


4. 即便是晚期,也不能认命


米雪不到30岁就患上了乳腺癌,比较不幸。

 

用了错误的检查,以为只是乳腺增生,耽误了关键的5个月,更为不幸。

 

米雪希望大家能了解自己的不幸,能从自己的不幸之中,学到正确的关于乳腺检查的知识,从而避免更多的人遭遇类似的不幸。

 

在遗传突变带来的不幸面前,有的人觉得无能为力,但也有人奋起反抗,比如美国好莱坞影星安吉丽娜。她也有BRCA1基因突变,而且家族里有乳腺癌的病史。为了预防乳腺癌,安吉丽娜在2013年做了双侧乳腺全切术。

 

在听取了Dr. Robson的建议后,米雪对于如何治疗有了比较清楚的了解。她明白了目前的治疗方案没有问题,可以根据目前治疗出现的结果,再决定后续的方案。

 

寻求“第二诊疗意见”,确保今后治疗不走弯路,这也是一种反抗。

 

被夏枯草耽误的米雪,希望她今后的治疗顺利。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