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我还能活多久?

  • 2019-11-11 17:00:00

几乎所有的肿瘤患者,特别是晚期肿瘤患者都会问到这样一个问题,“大夫,我还能活多久?”


在医学上,这被称为“预计生存期”。合理评估预计生存期对于患者本人、患者家庭意义重大,也是临床医护人员制定诊疗计划的重要依据。 


近年来,中国癌症发病率呈上升趋势,不断创新的诊疗技术使癌症患者的生存率逐年提高,但癌症死亡率仍较高。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新发恶性肿瘤约392.9万人,死亡约233.8万人。文献报告,患者在疾病的终末期希望得到全面准确的医疗信息,来合理安排人生的最后阶段,其中许多决策取决于他们的生存期。如患者知道自己的预后差,那么他们在生命终末期就不太可能选择化疗,因此,临床医护人员需要客观地识别生命终末期的患者。有研究表明,准确的生存期预测不仅能帮助患者进行临床决策,缓解其焦虑情绪,而且有助于医护人员制订适当的诊疗计划。

 

今天我们就来和大家说一说如何科学看待“预计生存期”。


影响晚期肿瘤患者预计生存期的因素


临床上,不同癌种的患者生存期差别很大,同一癌种、不同患者的生存期也可存在很大差别。因此,预测患者的生存期必须要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才有意义。

 

欧洲缓和医疗协会(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Palliative Care,EAPC)于2005年提出影响晚期肿瘤患者生存期预测的因素,主要与患者的临床症状和体征、生化结果、体能状态、生存期的临床预测(clinical prediction of survival,CPS)有关


1、临床症状

毋庸置疑,肿瘤患者在疾病晚期阶段要比在疾病早期遭受更多的症状困扰,严重的症状困扰不但会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而且会影响治疗的连续性,从而影响生存期。其中以呼吸困难、吞咽困难、意识障碍、口腔干燥和体重减轻等与生存期最为相关。研究显示,晚期肿瘤患者一旦出现呼吸困难或吞咽困难,预测生存期不会超过 30 d;出现意识障碍、口干、食欲减退等症状,预测生存期不会超过 60 d;出现恶性胸腔积液症状,中位生存期在 3~12 个月,30 d病死率和1年病死率分别为 37% 和 77% 。


2、体能状态

患者的体能状态也是影响晚期肿瘤患者生存的独立因素。目前使用较多的是美国东部肿瘤协作组评分,该评分计为 0~5 分,0分表示体力状况正常,无相关症状和体征,5分表示死亡,得分越高,表示患者体力状况越差。有研究证明,评分 ≥2 分是影响老年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预后的独立危险因素,对于在其他癌症中的应用有待进一步研究验证。


肿瘤患者生存期的预测是否可靠


目前国外已开发较多的评估工具,部分工具经过了广泛验证,具有良好的灵敏度和特异度, 但尚未形成标准化的工具。


有国外专家这样评价预测工具的:“虽然各种预测工具可帮助临床提高预测性,但不能盲目或极端化地理解预测结果。每一名患者都是独特的,我们只能观察而不能决定他(她)们的最终生存时间。”


也就是说,这些评估工具只是补充和帮助临床医护提高预测的准确性,而非患者的生命判决书。


预测生存期的意义


EAPC指南指出,准确的生存期预测对于姑息治疗决策的选择、避免过度治疗以及患者及其家属的计划安排而言,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恶性肿瘤患者预后差,疾病进展快,准确预测生存期有助于让患者得到最佳治疗, 提高晚期生活质量,缓解患者和家属由于病情变化、治疗方案转变等引起的心理落差,还有助于帮助患者规划剩余生活,充分利用时间去实现一些愿望,让生命更圆满。此外,生存期的预测可以有效避免过度治疗,同时为医务人员及家属进行医疗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话说回来,尽管生存期的预测对患者的治疗和日后生活的安排有重要意义,但如果患者和家属就这件事情上过分纠结,使其变成生活的一个沉重的枷锁,就得不偿失了。


参考文献

[1] Chen W,Sun K,Zheng R,et al.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China. 2014 [J]. Chin J Cancer Res. 2018. 30(1): 1-12.

[2] Kishi T,Matsuo Y,Ueki N,etal. Pretreatment Modified Glasgow Prognostic Score predicts clinical outcomes after stereo tactic bodyradiation therapy for early-stage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J]. Int J Radiat Oncol. 2015. 92(3): 619-626.

[3] Hyman DM,Eaton AA,Gounder MM,etal. Nomogram to predict cycle-one serious drug-related toxicity in phase I oncology trials [J].  J Clin Oncol. 2014. 32(6): 519-526.

[4] Jeba J,Cherian RM,Thangakunam B,et al. Prognostic factors of malignant pleural effusion among palliative care outpatients:a retrospective study [J]. Indian J Palliat Care. 2018. 24(2): 184-188.

[5] Hui D. Prognostication of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cancer:predicting the unpredictable [J]. Cancer Control. 2015. 22(4): 489-497.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