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活五年?最多活五年?那些年被曲解的“五年生存率”

  • 2019-02-28 17:18:48

肿瘤治疗界有一个很常用的专业术语,叫“五年生存率”,指的是某种肿瘤经过各种综合治疗后,患者生存五年以上的比例。五年生存率通常被用来评估肿瘤治疗的效果。一般来讲,当肿瘤患者经治后生存五年以上,医学上就会将这种情况视作肿瘤的“临床治愈”。


“五年生存”绝不代表只能“生存五年”


临床中,这样的场景很常见:当医生跟肿瘤患者谈论病情,提到“五年生存率”的时候,患者急了,“啥?只能活五年?”此时,医生往往会给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苦笑,然后默默开启对“五年生存率”的第1001次解释。



“五年”只是一个统计的时间节点,“五年生存”,说白了就是患者在系统治疗后成功地活过了五年,但这绝不等同于“只能活五年”、“最多活五年”。相反,实现了“五年生存”的患者,未来长期生存的希望更大。


为何要以“五年”为统计时限


之所以选择“五年”、而不是“四年”或“六年”为统计时间,是因为五年是癌症治疗中有着特殊意义的一个“里程碑”。癌症的转移和复发大多发生在治疗后三年之内,约占80%,少部分发生在治疗后三年到五年之间,约占10%。所以,如果患者经过治疗后,五年内不复发,其复发的机会就很小了,我们称其为“临床治愈”,这是统计学上进行大数据统计分析的结果。这也正是很多抗癌群体中,大家要庆祝癌龄五年、过“五整生日”的原因。


但是,需要明确指出的是,癌症患者平安度过五年,转移复发的风险会显著变小,但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临床治愈不等于绝对意义上的治愈,截至目前,人类还无法完全治愈癌症。不过,话说回来,世上不存在没有风险的事情,正常人患癌的风险或许并不比癌症患者复发的风险低呢,所以,不用过于纠结,坚持良好的生活习惯、按时复查就好。


五年生存率之中美差异


众所皆知,美国癌症的五年生存率明显高于中国(67% vs 40.5%),黑色素瘤、骨肿瘤等部分癌种的五年生存率甚至为中国的两倍之多。



 究其原因,主要归结为以下几点:


1 早筛工作做得好


癌症发现得越早,治疗效果越好。美国癌症五年生存率高,与其早筛工作做得好有密切关系。而反观我国,由于体检制度不够完善,癌症筛查诊断普遍过晚,很多癌症患者在被查出患病时,癌细胞大多已转移或扩散,已经很难治疗了。例如,美国乳腺癌在Ⅰ期阶段即诊断出的概率为80%多,中国在Ⅰ期阶段诊断出乳腺癌的概率不到20%,一旦查出,多数已经转移或扩散。


2 先进的治疗手段和药物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漂亮的瓷器活,来自过硬的金刚钻。治疗手段的差异是导致治疗效果差距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创新药物方面,美国一直走在世界前列。高精尖的药物研发团队、实力强大的药企以及经验丰富的各学科医学中心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新药研发体系,共同推动了美国创新药物的研发。而在中国,不论是药物研发,还是审批,都相对滞后。以肺癌靶向药物为例,美国目前获FDA批准共19个,中国CFDA仅批准10个,而且相同的药物,在中国上市的时间比美国平均要晚2-3年。这就导致同样的疾病,在治疗方案和药物配伍上,美国的患者可以有更早,更多的选择,中国的患者选择性相对局限和滞后。以有关癌症的临床试验为例,截至2019年2月27日,美国开展的临床试验共有33367个,而中国只有5060个。


3 先进的治疗理念


多学科协作诊疗模式(MDT)是国际公认的最先进的肿瘤治疗理念之一,该模式是由多个学科成员组成固定的工作团队,一般包括影像、病理、内科、外科、放疗、护理以及心理等学科,该团队通过定期的制度化讨论,对每位患者提供一站式的个性化诊疗服务,最大限度地保证了诊疗行为的合理、科学、周密,对于改善预后将起到明显的作用。



美国医生是MDT的积极践行者,NCCN指南也推荐使用MDT模式。而我国仅有少数顶尖大型医院在力争采取这种模式,但是由于制度限制和业务量过大等原因,与国际意义上的MDT模式差异仍然很明显。


除此之外,完善的诊后随访制度、人性化的护理和照顾、温馨舒适的就医环境等也是美国癌症五年生存率高于中国的一部分原因。

 

正是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癌症患者将目光投向海外,选择了赴美就医。有市场分析认为,2019年我国海外医疗市场规模将突破 30 亿元,其中,美国是海外医疗的主要供应目的地,约一半的海外医疗以美国为目的地。当然,赴美就医也有门槛,经济能力、疾病情况、身体承受能力等都是需要综合权衡考虑的因素。

 


参考文献:

[1] 张玉蛟.《从中美癌症存活率对比看中美医疗差距》[N].经济观察报,2015年11月23日.

[2] Hongmei Zeng, Wanqing Chen, Rongshou Zheng, et al. Changing cancer survival in China during 2003–15: a pooled analysis of 17 population-based cancer registries. Lancet Glob Health 2018; 6: e555–67.

[3] Claudia Allemani, Tomohiro Matsuda, Veronica Di Carlo,et al. Global surveillance of trends in cancer survival 2000–14 (CONCORD-3): analysis of individual records for 37 513 025 patients diagnosed with one of 18 cancers from 322 population-based registries in 71 countries. Lancet 2018; 391: 1023–75.

[4] ACS官网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