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毫无感情的烟草科普

「 吸烟,仍是全球癌症、心血管疾病、非传染性疾病的主要诱因。 」



可燃性烟草产品包括香烟、雪茄、烟斗和水烟。




据文献记载,此前最常见的不可燃烟草产品包括咀嚼烟草和鼻烟。



然而随着烟草产品的发展,ENDS(不可燃的电子尼古丁输送系统,如电子烟)在过去的十年间逐步壮大,时至今日已经与可燃烟草、传统不可燃烟草共同形成烟草界三足鼎立的局面。


目前已知,烟草及其燃烧产生的烟雾中有超过8000种化合物。经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确认,在这众多的化合物之中,有超过70种为人类和/或动物的致癌物。

 

在美国,2014年癌症统计数据显示,吸烟导致(包括主动吸烟和吸二手烟)的癌症患者占所有确诊癌症患者的19.4%。这是什么概念?每发现5位癌症患者,就有1位是因为主动吸烟或者被动吸烟导致的!

 

如果致癌还不足以警示大众,那我们来看看另外一个数据——致死。吸烟导致的癌症死亡数占所有癌症死亡数的29.6%。其实小编看到这两个数据的时候,感觉它们偷学了商场标价的学问,当我们看到一件衣服标价199元,就会下意识觉得这件衣服不到200元,还“很便宜”;但是,29.6%并不是20%多,而是接近三分之一!是每有3人因癌去世,就有1人是吸烟或被动吸烟导致的!


「 但是,每一次,我们更多地是企图换一种伤害更小的烟,而不是戒掉,不承想却掉进了另一个旋涡。 」



水烟的圈套


水烟曾在美国青少年群体中盛行一时,仅2013-2014年这1年时间,美国高中生抽水烟的比例就从5.2%升到了9.4%,水烟的蔓延也波及到了更年轻的群体,初中生抽水烟的比例也翻了番(从1.1%上升至2.5%)。



为什么?水烟常被很多商人出于商业目的宣传为无毒,无害,不会上瘾,是香烟的可替代产品。就像家家户户都是用水洗手、洗碗、洗衣服一样,在没有明确的公共健康知识指引下,自然而然会产生被水“洗过”的烟雾比普通香烟更“干净”的想法。

 

事实也正是如此,大多数抽水烟的青少年不仅不知道他们抽的水烟跟传统香烟所含的化学物质基本一样,还不知道抽水烟吸入的烟雾量是普通香烟的好几倍,更不要说随着烟雾量增加而倍增的焦油和一氧化碳摄入量!



电子烟,是救赎,还是下一个圈套?


电子烟,一般是由丙三醇、蔬菜甘油、尼古丁、香精及其他成分混合,产生可吸入气溶胶。

 

无独有偶,电子烟也是打着“戒烟神器”“无毒无害”的旗号崛起于烟草市场的。然而,商家的宣传语真假掺半:从电子烟的主要成分和使用方式来看,它确实与焦油和悬浮微粒等有害物质不沾边。但是,主要成分里面那么明显的“尼古丁”三个字是透明的吗?


(图片翻译自Wikipedia)


美国国家青年烟草调查结果显示,2011年到2015年间,美国初中生和高中生电子烟的使用率逐年上升。最新调查数据显示,2017-2018年间,美国使用电子烟的高中生和初中生分别增长78%和48%。




「 电影《流浪地球》的最后,机器人MOSS说: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确实是一种奢求。所以,电子烟产品本身和你对电子烟的态度,你站哪边? 」


我之前在思考,为什么《奇葩说》这款综艺节目会一夜爆红并且经久不衰?而且我更惊讶于自己的反应,我常常既认可正方论据,也赞同反方说辞。我觉得问题本身的魅力就在于立体性,每个人从各自的方向看向问题,并带着自己的人生经历和处世价值观去剖析问题的某个面,所以很多时候观点并不存在对错,更多的是,哪一个会让你产生更强烈的共鸣。

 

就像对于电子烟来说,一些人觉得它就是另一种有害的烟草产品,这类人群并不关心电子烟和传统香烟之间的区别,他们认为电子烟为烟草的再次普及带来了推波助澜的功效。我认为这些观点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一个人没有抽烟史,却被误导说电子烟无毒无害不上瘾,从而开始吸烟,那么电子烟确实是害群之马。

 

而另一部分人持相反观点,他们认为电子烟对于那些不愿意或者说无法戒掉香烟的人而言,是一种潜在的戒烟工具,还能减少传统香烟带来的毒害作用。我认为这些观点也有一定的道理,详细的原因将在下文中阐述。

 

虽然我们无法时时刻刻保持理智,做出理性的判断和决定,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应该不求甚解。让我们摒弃那些观点,来看一看客观存在的事情。


电子烟是否有害?


 事实一

 

【单独使用最新一代的电子烟,比吸食可燃性香烟的毒害作用小很多】 虽然在电子烟的烟雾中发现了致癌物质(如烟草特有的亚硝胺),但其含量明显低于传统香烟烟雾中的致癌物质,而且其它毒害物质也更少。 


事实二 


【但是没有足够的数据评估使用电子烟对人体健康的长期影响】 


事实三 

【各种电子烟产品之间具有很大差异,而且不断有新型的电子烟涌入烟草市场,目前的研究结果可能并非基于所有类型的电子烟】


电子烟确实有害;但是相较于传统香烟,已知的有害物质少;由于产品多样化存在未知危害。



电子烟对成人戒烟到底有没有帮助?


 事实一

 

【在美国近期的一项关于电子烟和戒烟情况的全面审查中,Malas等人指出,没有什么证据显示使用电子烟对戒烟有所帮助】 


事实二

 

【2016年《考科蓝回顾》中提到,基于2项临床试验结果,与安慰剂电子烟相比,电子烟有助于个人长期戒烟】 然而,由于可供研究的临床试验数量有限且事件概率低,文章作者认为这个证据级别很低。


 事实三 


【一项最新研究显示,从抽传统香烟完全转变为只抽电子烟的人,接触到的烟草相关有毒物质明显减少】 但是!如果是变成既抽传统香烟又抽电子烟(后文统一称“两用人群”),那么所接触的有毒有害物质一点都不会少。而且,据近期的监察数据显示,绝大多数抽电子烟的成年人都是两用人群。


目前没有大数据统计结果显示使用电子烟对成人戒烟有明显帮助,而且两用人群跟传统吸烟者没甚区别。



对于青少年,ENDS是ends,还是开始?


 事实一

 

【有证据显示,青少年开始使用ENDS,可能与最终转变为可燃性香烟的使用有关】 


事实二 

【作为对青少年使用电子烟情况大幅增加的回应,2018年11月15日,FDA宣布:将把大多数电子烟的销售局限于受年龄限制的实体店,并计划实施在线销售的年龄验证措施,以限制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


结论:

1. 任何人,尤其是青少年都应该尽量避免开始抽烟,不论是传统香烟还是ENDS。

2. 想要戒烟的人群,可以选择FDA批准的戒烟辅助药物(如NRTs)并结合正规的咨询指导。需要明确的是,戒烟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并且可能需要进行多次尝试,戒烟人群应该得到家人或朋友的长期支持和鼓励。

3. 无法戒烟的人群,需要尽可能做到远离所有可燃性烟草产品。



「 戒烟之路,道阻且长,而且绝非吸烟者一人之事,国家、社会、Anyone,都不应该置身事外。」


2019全国两会期间,中国肺移植第一人、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提出建议,呼吁加快推进国内卷烟包装采用图形警示。

 

这个提案是否有意义?看看下面这幅图。这样的烟盒拿在手中,难道不像是个烫手的山芋?


(图片来源于无烟草青少年行动(TFK))


陈静瑜在建议中指出,我国现有吸烟者3.16亿,在过去的15年间,中国男性40~79岁年龄段归因于烟草的死亡比例增加了一倍!

 

目前,全世界已有118个国家/司法管辖区最终确定烟草包装须采用图片警示要求,共覆盖世界人口的58%。然而,中国作为全球烟草产量第一、吸烟人数最多的国家,至今未能实施这一举措。


为什么?

烟盒也有追求美的权利?

人靠衣装,烟靠盒?

 

我并不想知道为什么!

我只想知道,如果采取了图形警示


你,愿意戒烟吗?




参考文献

1. Islami F, Goding Sauer A, Miller KD, et al. Proportion and number of cancer cases and deaths attributable to potentially modifiable risk factors in the United States. CA Cancer J Clin. 2018;68:31-54.

2. Singh T. Tobacco use among middle and high school students—United States, 2011–2015.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16;65:361-367.

3. Heinz AJ, Giedgowd GE, Crane NA, et al. A comprehensive examination of hookah smoking in college students: use patterns and contexts, social norms and attitudes, harm perception, psychological correlates and co-occurring substance use. Addict Behav. 2013;38:2751-2760.

4. Srivani Ravoori. Experts Forecast Cance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Advances in 2019. AACR. 2019.

5. Drope J, Cahn Z, Kennedy R, et al. Key issues surrounding the health impacts of electronic nicotine delivery systems (ENDS) and other sources of nicotine. CA Cancer J Clin. 2017;67:449-471.

6.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Public Health Consequences of E-Cigarettes. Washington, DC: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18.

7. Goniewicz ML, Knysak J, Gawron M, et al. Levels of selected carcinogens and toxicants in vapour from electronic cigarettes. Tob Control. 2014;23:133-139.

8. Hajek P, Etter JF, Benowitz N, Eissenberg T, McRobbie H. Electronic cigarettes: review of use, content, safety, effects on smokers and potential for harm and benefit. Addiction. 2014;109:1801-1810.

9. Malas M, van der Tempel J, Schwartz R, et al. Electronic cigarettes for smoking cess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Nicotine Tob Res. 2016;18:1926-1936.

10. Hartmann-Boyce J, McRobbie H, Bullen C, Begh R, Stead LF, Hajek P. Electronic cigarettes for smoking cessation [serial online].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6;9:CD010216.

11. Shahab L, Goniewicz ML, Blount BC, et al. Nicotine, carcinogen, and toxin exposure in long-term E-cigarette and nicotine replacement therapy users: a cross-sectional study. Ann Intern Med. 2017;166:390-400.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