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罕见的唾液腺癌 遇上 常见的HER2+

  • 2019-06-11 17:32:06

2019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会议上,MORE Health爱医传递签约专家、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Dr. Bob T. Li公布了T-DM1在II期篮子试验中的研究数据,T-DM1表现出对HER2阳性的唾液腺癌(SGC)的强活性:在用T-DM1治疗的10例SGC患者中,9例达到客观缓解,其中6例完全缓解。



篮子试验,了解一下


2014年美国癌症研究学会(AACR)提出肿瘤精准治疗时代的一类创新性临床试验,即“篮子试验” (Basket Trial)。


形象点儿说,就是将某种靶点明确的药物比喻成一个篮子,将带有相同靶基因的不同癌症放进这个篮子里进行研究。篮子试验的本质就是异病同治,用一种药物应对不同的肿瘤。


与之对应的是“雨伞试验”(Umbrella Trial)。把某一癌种比喻成一把雨伞,将带有不同驱动基因的同癌种患者置于一把伞下,其本质就是一种肿瘤对应不同药物。


HER2+晚期唾液腺癌,治疗新选择


当 罕见的唾液腺癌 遇上 常见的HER2+


篮子试验,为很多罕见病的治疗带来了希望和曙光。


唾液腺癌(SGC)是一种罕见的恶性肿瘤,仅占所有恶性肿瘤的0.8%。手术和放疗是SGC的常规治疗手段,但是对于转移性SGC,目前还没有获批的标准治疗方案。


为了在这种罕见的恶性肿瘤中获得成功,研究人员尝试从SGC多样化分子领域提供的可靶向突变中寻找突破。通过二代测序(NGS)鉴定,HER2基因扩增发生在8%的SGC患者和约30%的具有侵袭性唾液导管癌组织学亚型的患者中。


发现,假设,试验 —— 一个都不能少


基于上述信息,纪念斯隆凯瑟琳癌症中心的首席研究员Dr. Bob T. Li及其同事推测,通过分子检测发现HER2阳性的SGC患者将受益于T-DM1,T-DM1直接向HER2携带细胞提供高效的美登素衍生(maytansine-derived)的抗有丝分裂剂。


为了验证这一假设,Dr. Bob T. Li开展了SGC单臂篮子试验。参与试验的10名患者中位年龄为65岁,90%为男性。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患者平均已经接受了两种先于全身系统治疗的方案,其中,2名患者进行过针对HER2的靶向治疗、5名患者进行过抗雄激素治疗。


这项II期篮子试验中,用T-DM1治疗的10例SGC患者有9例达到了客观缓解,其中6例完全缓解。


尽管中位随访期为12个月(范围:4至20个月),但尚未达到中位反应持续时间和中位无进展生存期。


药物不良反应方面,SGC人群均能相当好地耐受T-DM1。不良反应包括血小板减少症(70%),转氨酶(60%),贫血(20%),斑丘疹(20%)和厌食症(10%)。除去1例3级血小板减少症,这些不良反应的严重程度均为1级或2级。


样本量小,罕见病研究的固有内伤


印度Tata纪念中心的医学博士Dr. Vanita Noronha说,T-DM1具有改变临床实践的潜力。“对于HER2扩增的唾液腺肿瘤患者,Ado-trastuzumab emtansine似乎是一种很好的治疗选择” 她认为该药物可以实现未满足的治疗需求。


和篮子试验中关于其他罕见病的临床研究一样,该研究也将面临样本量小和缺乏对照组的困境。


Dr. Li表示,目前计划招募另外14名患有SGC的患者来扩展T-DM1的数据库。“希望这项治疗获得批准,从而让更多的患者受益。” 同时,Dr. Li也指出,在篮子试验中招募10名患有SGC的患者需要2年时间,因此超出计划来招募24名患者会更具有挑战性。


另外,Dr. Li和Dr. Noronha坦承,鉴于SGC的罕见性,几乎不可能对T-DM1进行随机对照试验。


尽管如此,Dr. Li仍然坚信,T-DM1会根据这种小样本试验获得批准,就像罕见疾病中的其他药物一样。


参考文献

Zehir A, et al. Nature Medicine. 2017;23:703-13.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