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早期姑息治疗法整合进癌症护理,提升患者生活质量 ——与维姬·杰克逊博士的对话

  • 2016-08-23 02:04:00

在2015年的波士顿肿瘤姑息疗法研讨会上,麻省综合医院姑息治疗与老年科主任、哈佛大学姑息治疗中心联合主任、哈佛大学医学院副教授维姬·杰克逊博士针对“将姑息治疗法有效整合进癌症护理”的话题做了主旨发言。这次发言源自她与同事詹妮弗·S·泰美尔博士所做的一项研究,该研究针对非小细胞肺癌的晚期患者,成功地将早期姑息治疗法融入到标准化癌症护理当中。

该研究表明,将姑息疗法与肿瘤护理相结合的治疗方法,不仅可以有效地提升患者的生活质量与个人心情,还能够将他们的生存期延长约两个月[1]。杰克逊博士的这项研究促使她为肿瘤专家设计出了一套结合了姑息治疗法的肿瘤治疗方案。她还为肿瘤医生们研发了一套关于沟通方法的课程,教他们如何跟患者传递关于病情预后的有关信息。

美国临床肿瘤协会论坛(ASCO Post)与杰克逊博士进行了对话,讨论了将姑息治疗法融入肿瘤治疗的重要性、如何避免向患者传达不一致的信息、以及如何让更多肿瘤专家与患者接受早期姑息疗法融入肿瘤治疗等话题。

不同的角色与关系

1. 为什么让肿瘤专家与姑息治疗法专家共同合作来提升对癌症患者的护理水平如此重要?

肿瘤专家往往会跟他们的病人建立起连接非常密切的关系。因此,患者有时候会不太愿意在他们的肿瘤医生面前提及那些困扰他们的症状——因为他们担心如果这样做会让医生们觉得很失败,或是让医生认为他们难以承受额外的治疗。通常情况下,,当患者与另一位医生刚建立了新的关系、或当彼此关系并非以做出治疗决定为中心的时候,往往更能更加轻松地谈论这些问题。

对所有的肿瘤专家来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掌握最基本的姑息治疗方法、如何与患者进行跟治疗目标相关的对话、以及管理患者症状与告诉患者关于其生活质量信息的方法。同样,他们必须掌握何时将姑息治疗专家加入治疗团队的有利的时机。

负责姑息疗法的医生跟他们的病人同样会建立非常紧密的关系,但这种关系跟病人与肿瘤专家的关系是很不一样的。我们(此处为受访者自称,指负责姑息疗法的医生)会频繁地与病人进行接触,但我们并不像肿瘤医生那样做出治疗的决定。我们的病人通常会向我们咨询关于化疗与其它疗法的意见,但病人是否采取这些疗法,我们并不是最终的决定者。

护理的共同管理模型

2. 在真实治疗中,该如何运用结合了癌症护理与姑息疗法的共同管理模型呢?这种结合方法是否只在大型的癌症学术中心可用?

不是的。除了那些已经在运用这个模型的学术研究机构外,我知道有几个社区中心也在运用这个共同管理的模型。这种类型的护理方法要取得成功,最关键就是这些机构必须要把这两个科室放在同一个地方。

比如说,我们的诊所就非常幸运,因为在这里姑息治疗门诊的办公室跟肿瘤科室是在同一层的,所以我们就可以跟很多肿瘤专家频繁地接触,包括肺癌、胃肠道癌症、泌尿生殖系统癌症等方面的专家;我们还可以跟他们共同会诊病人。 

姑息治疗方面有尚未被满足的需求

3. 这一护理患者的模型适用于病程的每一阶段吗?还是说通常只适用于患者生命末期?

虽然我们所有的门诊工作都针对那些患有无法治愈的癌症的病人,但我们能目睹他们从第一次诊断到生命结束的整个过程。这种联合疗法在患者癌症早期是非常有效的。我们甚至为正在进行骨髓移植的病人设计了一个住院联合治疗模型。

因此,治疗的类型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考虑,在姑息治疗方面,患者存在尚未得到满足的需求,但另一个临床医生可以高效解决它。

实际上,我们在所做的研究中表明,接受早期姑息疗法护理的病人,生活质量可得到提升,患抑郁症的比率也会降低。我们所做的第一项研究指出,接受姑息疗法的患者的存活期要更长(跟对照组相比)[1]

避免跟患者传达不一致的信息

4. 与病人进行沟通时,肿瘤专家与负责姑息治疗的医生如何向病人传达统一的意见呢?

想做到向病人传达统一的意见,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不管是肿瘤专家还是负责姑息治疗的医生,都必须对治疗的目标非常清楚,且能跟病人进行有效的沟通。治疗的目标是要彻底治愈病人呢,还是只要延长生命或减轻症状?

比如说,如果使用化疗的目的是缩小病人的肿瘤、减轻症状并让病人感觉好一些,但实际上该疗法却让病人更加难受,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应该好好聊聊该如何去达到我们的既定目标了。如果治疗的目标是治愈病人的肿瘤,那我要做的就是在确保病人进行化疗的同时减轻该治疗带来的痛苦。

姑息疗法的教育普及

5. 医疗机构该如何为肿瘤医生提供有关姑息疗法的教育普及,使得他们可以在跟病人进行沟通时更好地向病人介绍姑息疗法的作用? 

在我们这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两个科室共同管理病人。这样的话,不近我们可以学到许多有关肿瘤护理的知识,肿瘤医生也可以学到许多有关姑息疗法的益处,以及了解姑息疗法是如何对正在积极进行治疗的患者起到帮助作用的。

同样,让负责姑息疗法的临床医生向肿瘤科医生介绍他们的工作内容,以及如何用暗示性的语言向患者推荐姑息治疗,这都是非常有益的。 

姑息治疗常常跟病人临终护理联系在一起。临终关怀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这只占很小一部分。我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帮助正在积极治疗的癌症病人获得尽可能好的生活质量上面。

跟患者解释姑息疗法

6. 请给出几个有效语言的例子,肿瘤医生能够用它们向患者介绍姑息疗法?

我们建议肿瘤医生这样说:“我们正在跟一位负责姑息疗法的医生合作,这位医生专长于管理病人症状与生活质量的问题,他或她能确保患者在接受治疗的同时感觉尽可能地好。“ 肿瘤医生需要做好准备向患者解释姑息治疗与临终关怀的差别,并说明对于身患重疾的患者来说,不管患者处于疾病的哪个阶段,都是可以使用姑息治疗的。

融合姑息疗法

7. 姑息疗法是否正逐渐成为患者接受治疗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是的。我们看到,肿瘤医生正慢慢开始将负责姑息治疗的医生视为多学科治疗小组的其中一员,他们也会尽量帮患者在癌症治疗方面做到最好。我们也发现,病人正逐渐认识到姑息治疗的作用,了解姑息治疗如何让他们受益。

患者对这种共同管理式的护理方法是否感觉舒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的肿瘤医生对此的看法——这也是为什么让两个科室的医生共同会诊病人非常重要的原因。如果我们都处在一个房间的话,那患者就能对我们每人在治疗中的角色以及治疗的目标有一个更好的了解。

我之前也提到过,患者从不同医生处听到不同的治疗方案并不算罕见。负责姑息治疗的医生是否能与肿瘤科医生互相尊重,以及他们是否能够意识到患者会更倾向于跟不同的医生探讨他们病情的不同方面,是能否取得合作成功的很关键的一点。 

我们只有以一个团队的形式对患者给予关怀,才能完整地完成我们的工作。出色完成此任务的关键就是彼此互相尊重、并团结在一起。毕竟,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帮助患者,让他们在尽量长时间内做到最好。

参考文献

1. Temel JS, Greer JA, Muzikansky A, et al: Early palliative care for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 Engl J Med 363:733-742, 2010.

原文链接:http://www.ascopost.com/issues/august-10-2016/integrating-early-palliative-medicine-into-oncology-care-to-improve-patients-quality-of-life/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