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只知道防晒霜能防晒,不承想它防老还防癌

  • 2019-06-27 13:46:03

北京的气温总是先小学生一步进入暑假。这周,北京市已经发布了高温蓝色预警。那么,橙色预警还会远吗?



可以看到,最可怕的不是高温,而是工作日、上班时间段、持续保持30度以上的高温。这给本来就压力巨大的生活,凭添了一丝忧愁:



但是,这仅有的一点点“可晒资本”也被科学家纳入了黑名单。



岁月是把杀猪刀,紫外线在刀刃上


紫外线(UV)=长波长的UVA+中波长的UVB+短波长的UVC,其中UVC在进入大气层时已经被臭氧层隔离了,因此我们主要讲述一下UVA和UVB的罪行。




晒足180天,晒出高原红晒出斑的UVB


虽然,紫外线(UV)辐射,尤其是UVB,通过调节皮肤中维生素D和内啡肽的自然合成,对人体的健康十分重要。现已知,太阳紫外线已被用于治疗多种疾病,如银屑病和白癜风。因此,短时间的紫外线照射拥有不可争辩的益处。


 但是,长期受到UVB辐射可使肌肤晒伤,红肿、脱皮以及变黑。



UVA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皮肤老化是一个复杂的生物过程,受内源性(遗传、细胞、激素和代谢过程)和外源性因素(慢性光照、污染、电离辐射、化学物质、毒素)的影响。其中,慢性光暴露在衰老的发病机制中起着关键作用。1


拥有长波长的UVA穿透能力极强,不仅能折射进室内,还可以穿透人体的真皮层。长期辐射会让机体产生活性氧簇并激活人体内的基质金属蛋白酶(MMPs),从而引起慢性炎症状态。在活性氧簇和MMPs的影响下,I型胶原蛋白和III型胶原蛋白(乳头状和网状真皮处),以及IV型胶原蛋白和VII型胶原蛋白(真皮-表皮交界处)会被逐渐破坏。1





你永远不知道衰老和癌变哪一个先来


UV辐射还会导致光致癌。UV直接或间接造成的DNA损伤可能会通过光化角化病(AKs)这样的癌前病变或癌化区域导致皮肤癌。



那么问题来了,对于没有暑假的劳动人民来说,接受新鲜的强紫外线辐射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应该如何自处?


万万没想到,科学家竟然跟美妆博主给出了同样的答案——防晒霜。



以前只知道防晒霜能防晒,谁承想它还防癌


流行病学研究表明,经常使用防晒霜可以有效预防黑色素瘤



有一群非常无聊有趣的科学家,他们计算了PIF,即在当前防晒霜使用水平下观察到的黑色素瘤数量与在相反情况下预期黑色素瘤数量之间的比例差异。什么是相反情况呢?就是与当前防晒霜使用水平相反的状态,即通过有意识的干预措施引导人们经常使用防晒霜的状态。


然而就是这种在中国肯定没人研究的命题,却得到了令人惊讶的结果——若未来10年内逐步提升防晒霜的普及和使用率,累计到2031年,美国白人和澳大利亚人口中患黑色素瘤的人数将会分别减少231053人(PIF 11%)和28071人(PIF 10%)!如果根据防晒霜普及率的理论最大值推算,2012年至2031年间,美国和澳大利亚将分别预防近79.7万(PIF 38%)和约9.6万(PIF34%)黑色素瘤。2



不仅有科学家告诉你防晒霜能防癌,还有科学家试图教你如何科学地选择和使用防晒霜



Whiteman等人在文章《什么时候涂抹防晒霜: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共识声明》中强调,日常涂抹防晒霜是有效预防皮肤癌的关键组成部分。该研究评估了面向公众的政策文件中防晒建议的一致性,包括使用哪种类型的防晒霜、涂抹防晒霜的量以及何时再涂抹。3


恕喵君孤陋寡闻,我竟不知这世上还有专门针对防晒的政策文件?!



很好,这个“政策文件”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难道连国家都已经注意到我晒伤的面庞了吗?继续往下看,研究人员对澳大利亚和其他选定国家的防晒政策文件进行了审核和一致性评估。在纳入研究的69份政策文件中,56份来自澳大利亚,13份来自国际上的其他国家。

 

等等,总觉得哪里有些似曾相识?怎么又是澳大利亚!那里很容易晒崩溃吗?然而,看到下面这只袋鼠,我决定相信他们做这个研究的初心。


人、人家白着呢……


言归正传,研究人员发现,在所有这些防晒政策文件中,一致性较高的10项关键建议可划分为以下5大类:



让我们来看看哪些建议受到政策文件的一致青睐。一致性最高的建议大多集中在防晒霜的属性要求上:


  • 83%(n=57/69)的政策建议选择SPF值为30或更高的防晒霜。


  • 74%(n=50/69)建议选择广谱产品,前面我们曾提到过,接触到人体的UV包括UVA和UVB,这里的广谱指的是涵盖的光谱范围。


  • 67%(n=46/69)建议选择防水型的防晒霜。


此外,在防晒霜的使用方面,67%(n=46/69)的政策文件中建议人们每2小时重新涂抹一次防晒霜。而对于防晒霜的储存,仅有27.5%(n=19/69)的政策文件建议将防晒霜存放在阴凉干燥的地方。



迟到的预防如何拯救既成的光老化?治它!


最新科学研究表明,非甾体类抗炎药物(NSAIDs)可以通过控制炎症的早期可逆阶段,对皮肤的癌变和衰老起到修复作用。在这些非甾体抗炎药中,吡罗昔康(PXM) 可以通过阻断环氧化酶(COXs) 1和2、MMPs和鸟氨酸脱羧酶来发挥作用。4  PXM还抑制促炎酶的合成,降低前列腺素、血栓素等脂质介质,最终诱导细胞凋亡,因此科学家认为PXM与抗衰老作用有关。4,5,6

 

OK,让我们忘记上面这段基本看不懂的作用原理,我们只需要知道PXM能对皮肤的癌变和衰老起到修复作用即可。如果我猜得没错,你现在已经跟科学家拥有了一样的研发思路:一种新型的防晒霜,含有PXM的防晒霜。

 

不试不知道,一试真奇妙。该研究纳入了50例平均年龄为74.43岁的患者,其中男性36人(72%)、女性14人(28%)。这些患者患有1级或2级的光化角化病。使用这种新型的PXM/防晒霜制剂治疗16周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注:由于科研人员的灵魂打码技术,下图略带恐怖色彩,观看请慎重)



参与试验的所有患者,其在皮肤镜下显示的光老化现象均有所改善。值得注意的是,没有患者出现任何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1

 

此前,Bosch等人研究发现,吲哚美辛、PXM、舒林达克和双氯芬酸能降低皮肤肿瘤的发生率,改善皮肤质量。7  而上面介绍的这项研究首次发现PXM对光老化的逆转效果。

 

也就是说,含有PXM的防晒霜有望在未来成为爱美人士的常年必备产品,毕竟一键防老防癌,谁不爱呢?期待科学家进一步的扩大研究结果,如果可以,我想要下图这种磨皮效果的肌肤,手动比心。



说了这么多,还是先买个防晒霜涂起来吧~



参考文献

1. Puviani, M, et al. "Efficacy of a film-forming medical device containing sunscreen (50+) and piroxicam 0.8% in actinic keratosis and field cancerization: a multicenter, assessor-blinded, 3-month trial. " Current Medical Research & Opinion 33.7(2017):1-14.

2. Olsen, C. M. , et al. "How many melanomas might be prevented if more people applied sunscreen regularly?." British Journal of Dermatology (2017).

3. Whiteman DC, Neale RE, Aitken J, Gordon L, Green AC, Janda M, et al. When to apply sunscreen: A consensus statement for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Aust N Z J Public Health. 2019 Apr;43(2):171-5. 

4. Slaughter DP, Southwick HW and Smejkal W. Field cancerization in oral stratified squamous epithelium; clinical implications of multicentric origin. Cancer 1953; 6: 963–968. 

5. Braakhuis BJ, Tabor MP, Kummer JA, et al. A genetic explanation of Slaughter’s concept of field cancerization: evidence and clinical implications. Cancer Res 2003; 63: 1727–1730. 

6. Szeimies RM, Torezan L, Niwa A, et al. Clinical, histopathological and immunohistochemical assessment of human skin field cancerization before and after photodynamic therapy. Br J Dermatol 2012; 167: 150–159. 

7.  Bosch R, Philips N, Sua´ rez-Pe´ rez JA, et al. Mechanisms of photoaging and cutaneous photocarcinogenesis, and photoprotective strategies with phytochemicals. Antioxidants (Basel) 2015; 4: 248–268.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