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有一半的癌症患者是被治死的

  • 2019-09-03 18:00:18

有这样一种说法,在因癌症而死亡的患者中,一半是吓死的,一半是治死的

虽是一种戏谑的说法,却也反映出一个现实的医疗问题。这所谓的“治死”,很大程度上就是过度治疗的后果(当然还有不正规的治疗)。

过度治疗,顾名思义,就是超出患者疾病的治疗需求和身体承受能力的治疗行为。而在“过度治疗界”,癌症是“当仁不让”的重灾区。


“过度治疗”是怎么产生的?

1、 疾病的复杂性和认识的局限性

尽管在与癌症抗争这件事上,人类取得了一个又一个阶段性的胜利,但不得不承认,对于癌症,我们目前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恶性肿瘤的生物学特征比较复杂,其起因我们尚未搞清,其发展和转归往往难以预判,在摸索前进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因为认识的局限性造成一定程度的过度医疗。

例如,美国自20世纪90年代起,依据前列腺特异性抗原筛查的结果进行前列腺穿刺活检,发现了大量“早期前列腺癌”,并及时进行根治性治疗。到了21世纪,回顾性研究发现,美国的前列腺癌患者死亡率并未因早诊断、早治疗而有所降低。换言之,有些早期病灶即使不被发现也终生不产生症状,然而,确诊并“积极”治疗后反而使患者承受了原本不必要的身心损伤。

由此,学者们开始怀疑这其中存在过度诊断和治疗的问题,其导致的不良后果是与癌症筛查的初衷背道而驰的。这种阶段性的认识局限是癌症过度治疗的一个重要原因。


2、陈旧医学理念的束缚

20世纪早期至中期,肿瘤治疗遵从生物医学模式,医生的全部精力几乎都集中在杀死肿瘤上,目标明确、态度坚决、“除恶务尽”,而对患者的生活质量重视不足,导致治疗过度。

20世纪后期,医学模式由单纯的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转变,在去病的同时,给“人”以更多的关注。而如果继续沿用以前陈旧的治疗思想,过于注重对肿瘤的彻底杀伤或根治,一定程度上也会导致过度治疗的发生。


3、避免执业风险的选择

癌症是一种特殊的疾病,对身体的危害大、对生命的威胁大、不容误诊误治,且预期具有不确定性,诊断和治疗具有复杂性和风险性。而中国现实的医疗大环境是医患之间信任不足、关系紧张。医生往往会被迫选择更为激进的治疗方案,这也是癌症过度治疗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4、患者缺乏理性的治疗预期

在癌症面前,患者和家属会表现出极度的恐惧和强烈的求生欲望,为了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往往会片面地不理性地盲目要求扩大手术范围、超标准进行放化疗、尝试各种治疗方法和药物。有些患者甚至在接受正规治疗之外,贸然使用各种秘方偏方。

另外,还有一部分晚期患者,对疾病和治疗缺乏理性的预期,要求医生采用方式或强度与病情和身体情况不相宜的治疗。这些缺乏理性的医疗观念也助长了过度医疗。


过度治疗的危害

对于肿瘤患者来说,过度治疗将使患者原本就虚弱的体能状态继续下降,破坏自身免疫能力和抗肿瘤能力,降低患者生活质量,不但不利于疾病的治疗,反而还会起到反作用。对于病情严重的晚期患者来说更是如此,超过自身耐受程度的治疗,只会加速病情的恶化、进一步缩短患者生存时间。很多癌症患者并非死于癌症本身,而是死于过度治疗。

除此之外,过度治疗还不可避免地会加重患者心理负担,对其精神造成打击和伤害。

例如,循证医学证据已证实了具有适应证的早期乳腺癌患者接受保留乳房手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但在临床实践中,出于医生观念的保守或患者的强烈要求,很多本可以保留乳房的患者还是接受了乳房改良根治术,切除全部乳房并行腋窝淋巴结清扫

这样的做法在没有带来更好的生存获益的前提下,还带来了更糟的生活质量,如上肢水肿、上肢活动功能障碍、疼痛等。不但如此,失去乳房不仅会带来生理上的创伤,生活质量的下降,经济上的损失,还将给患者的心灵带来无法挥去的阴影。很多乳腺癌患者在接受乳房全切手术后产生自卑、沮丧、抑郁的心理,甚至会影响夫妻生活和正常的社交活动


如何避免过度治疗

确诊癌症之后,患者及家属要积极通过科学正规的渠道寻求本疾病领域知名的医院和医生,并与医生就疾病的治疗和患者的自身情况进行充分沟通交流。必要时可向相关领域知名专家寻求第二诊疗意见或请专家进行会诊。在综合各种因素,确定治疗方案后,要充分信任医生和治疗方案,并全力配合,不要摇摆不定,以免延误治疗。

另外,尽管病魔缠身,也要尽力保持理性的头脑,不要病急乱投医,切莫盲目地听信各种广告、偏方秘方,并“以身试方”。

还有,在与医生进行充分的沟通确认后,患者及家属应对病情和预后保持理性的预期。对于某些回天乏力的晚期患者,适时放弃或改为姑息治疗、将重心从追求治疗效果过渡到注重改善生活质量,是比一味地积极治疗更理智的做法。

古语云,“过犹不及”,对于癌症的治疗来说,也是如此。过度治疗带来的危害和伤痛或许并不亚于癌症本身。


参考文献

[1] Schröder FH,Hugosson J,Roobol MJ,et al. Screening andprostate—cancel-mortality in a randomized European study[J]. N Engl J Med,2009,360(13):1320-1328.

[2] 程红群.非合理医疗行为的伦理探讨[J]. 中国医学伦理学,2011,24(2):162—163,166.

[3] 徐骁盟(综述)[1], 韩晓冬(审校)[1]. 癌症过度诊疗及其后果的研究进展[J]. 实用肿瘤学杂志, 2012, 26(6):550-555.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