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老年癌症幸存者的护理有哪些挑战?

  • 2016-09-06 02:07:49

来自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墨菲特癌症中心的医学肿瘤专家玛蒂娜·埃克斯特曼博士表示,癌症的预防与筛查、整合癌症医疗、以及癌症合并症这三个方面,都对老年癌症患者能否长时间存活至关重要。

据美国SEER部门的流行病学检测数据表明,癌症患者的年龄中位数在60岁到70岁之间,准确说是67岁。 “许多更加年轻的老年癌症患者的生存期都超过5年,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事情,”埃克斯特曼博士在癌症支持治疗跨国协会/口腔肿瘤国际协会(MASCC/ISOO)于2016年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举办的关于癌症支持治疗的国际讨论会上表示,“但我们真正需要提高的是老年癌症患者的生存期,因为60%的癌症患者年龄都在65岁以上,这部分人群绝大部分却并未被纳入生存期的研究当中。” [1]

 

随访与监测

“当你面对一个癌症幸存者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对他的原发癌症进行随访跟踪,” 埃克斯特曼博士表示。她在墨菲特癌症中心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探究老年癌症患者的健康程度与癌症治疗选择的关系。 

2007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持续进行乳房X光检查的乳腺癌患者,就算她们已经80岁以上,其死于自身乳腺癌的风险也会降低。[2]“ 就算是癌症筛查手册告诉你在75岁左右就可以不用再做癌症筛查了,或者病人预计的存活时间只有5至10年,也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停止对你的乳腺癌患者进行后续的乳房X光检查了。”埃克斯特曼博士强调道。

她同时强调了对老年癌症患者进行转移癌症监测的重要性。“我在诊所看的20%的患者其实都是因为转移癌症而来的,”埃克斯特曼博士说道,“因此,如果你在看一个有乳腺癌病史的患者,她现在有一个肺部结节,你不能确定说她患有乳腺癌,除非你往乳腺处进行穿刺诊断。”

来自纽约市的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初级护理医师凯文·欧芬格博士也强调了对癌症生存者进行基于风险的医疗护理的重要性。[3]他表示,“对转移癌症与迟发效应的监测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在美国,每五个癌症患者中就会有一个是转移癌患者。”

 

常见的合并症

埃克斯特曼博士表示,癌症只是老年人可能患的一种疾病,而其它类型的疾病,同样也会限制患者生存期的长短。她说,在进行癌症辅助治疗手段的讨论时,考虑到某些常见的合并症是非常重要的。

她引用了一个随机临床试验的结果来进行说明。该实验对比分析了患有糖尿病和无糖尿病患者在接受结肠癌辅助化疗后的治愈情况。 [4]实验结果表明,糖尿病的患者的癌症复发的可能性要比无糖尿病患者高20%。

另外,一项著名的研究比较了三期结肠癌患者是否接受辅助化疗的差别,结果也是相似的。[5]“因此,对结肠癌患者的愈后来说,他是否同时患有糖尿病的影响程度,就跟他是否接受了辅助化疗的影响程度一样大。”埃克斯特曼博士表示。 

她也强调了不同的治疗糖尿病药物对癌症患者的影响:“这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了,”她说道。据文献报道,患有糖尿病并服用二甲双胍(一种降血糖药物)的乳腺癌患者,其对癌症治疗的反应率要高于不患糖尿病的患者;但是,患有糖尿病但并不服用二甲双胍的乳腺癌患者,其对癌症治疗的反应率却要更低。[6]她补充道,现在正在进行一个辅助试验,来评估添加二甲双胍对于乳腺癌辅助治疗的影响。

对癌症患者来说,糖尿病并发症也会提高患上由化疗引起的神经病的风险,尤其是紫杉烷(紫杉醇更是如此)跟多西他赛相比。[7]“因此,如果你有一个合并糖尿病的癌症患者,在制定其治疗方案时如果可选的话,最好避免使用紫杉烷。”埃克斯特曼博士建议道。

“但是,你的视野一定不能太窄,”她警告说。比如说,乳腺癌患者的骨质疏松症,通常跟癌症治疗是无关的。[8]“并不是癌症生存者的每个问题都是其癌症治疗引起的并发症;你必须要记得,他们本身除了所患癌症之外也是有自己的生活的。”她说道。

 

癌症治疗会加速患者衰老吗?

我们可以把身体的衰老比喻为身体功能的“储蓄”逐渐减少的过程,而一些急性事件,如癌症手术等,则是在对该储蓄进行“征税”。埃克斯特曼博士强调,明确身体衰老的生理学与生物学指征,并以此来指导急性事件出现后的治疗是非常重要的。

肿瘤抑制蛋白“p16”是其中一种跟衰老相关的蛋白质与标记物,这种物质随着老年人年龄增长、或在他们接受化疗之后都会增加。一项测量化疗前后p16水平的研究显示,跟基线水平相比,在化疗结束后,p16的水平会提升1.9倍(该数据为中位数)。[9]“这种水平的提升,相当于是老了15岁,”埃克斯特曼博士说道,“这真是一项有趣的发现。” 

“我们在治疗病人的时候,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加速了他们衰老呢?关于这个问题还没有定论。”埃克斯特曼博士表示,一些类似p16这样的生物学标记物会让病人老化10年左右,而一些细胞因子和功能性标记物在化疗后却没有这种效应。“这些在我们治疗老年癌症病人的时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必须权衡辅助治疗的优点和潜在的副作用。”她说道。

“这是一个大规模协作的时代。”欧芬格博士补充说道。迄今为止,并没有科学研究可以充分地阐明各种治疗方案、基因因素、生活习惯、治疗副作用、身体衰老、合并症等之间的相互作用。埃克斯特曼博士表示,高龄癌症患者虽然会最终死于自身癌症或其它原因,但他们的存活期是可以延长的;但是,因为各种疾病的治疗方案之间会互相影响,一个整体化的治疗方案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参考文献

  1. Extermann M: 2016 MASCC/ISOO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Session PLE03. Presented June 25, 2016.
  2. Oeffinger K: 2016 MASCC/ISOO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Session PLE03. Presented June 25, 2016.
  3. Lash TL, et al: J Clin Oncol 25:3001-3006, 2007.
  4. Meyerhardt JA, et al: J Clin Oncol 21:433-440, 2003.
  5. Moertel CG, et al: Ann Intern Med 122:321-326, 1995.
  6. Jiralerspong S, et al: J Clin Oncol 27:3297-3302, 2009.
  7. Hershman DL, et al: J Clin Oncol. June 20, 2016 (early release online).
  8. Camacho PM, et al: J Clin Oncol 26:5380-5385, 2008.
  9. Sanoff HK, et al: J Natl Cancer Inst 106(4):dju057, 2014.

原文链接:http://www.ascopost.com/issues/august-10-2016/the-complexities-of-care-for-older-cancer-survivors/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