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看到落叶,有人看到了风

  • 2019-01-11 09:31:01

1


每年的一月,有一份重量级的报告都不会缺席:《癌症统计年度报告》。

 

美国癌症协会(ACS)的这份报告,几天前如期发表于学术杂志《CA: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这杂志也是一个重量级杂志,是学术届影响因子最高的医学期刊,评分比著名的《自然》、《科学》、《细胞》几个大牛期刊加起来还高许多。


因为很多人关注,不少公众号对报告里的美国癌症数据都有转述和解读。


生姜不想在此浪费大家的时间赘述,只是想透过枯燥的数据,从一个独特的角度深度解读一下: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美国癌症死亡率下降?



2


在这份最新的报告里,ACS发表了2019年各种癌症发病和死亡的预测值,同时也公布了2016年的几种最凶险的癌症的实际死亡数据[1]

 

至于2016年时这些癌症死亡数的预测值,自然要查当年发表的报告 [2]。这两份报告,作者完全一样,分析数据的方法也完全一样。

 

根据这两篇文章,我们就可以比较一下这几种死亡数最高癌症,看看2016年时的预测和现实有什么区别。


 

男性和女性最凶险的5种癌症,稍有区别。可以看到,肺及支气管癌(以下简称肺癌)、肝癌和卵巢癌的实际死亡数比预测值偏低,而其他癌症的实际情况都比预期差。

 

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只是肺癌、肝癌和卵巢癌的死亡数比预测少了呢?



3


这几种癌症中,肺癌实际死亡数的减少最明显。在美国,由于持续的禁烟运动,肺癌的发病率持续下降,会不会是这个原因导致实际死亡数下降呢?

 

比较一下2016年和2019年肺癌发病数(预期值),男性确实减少了1.3%,但是女性反而增加了4.9%。

 

实际上除了男性的肺癌和前列腺癌,其他的几种癌症发病数都在增加。

 

很显然,因为男性、女性的肺癌实际死亡数都在下降,说明肺癌发病率的降低并不是死亡减少的最主要原因,尤其是在女性中。

 

只有用癌症新药的出现来解释这个现象。


我们来看一下2016前美国FDA 批准的新药。

 

2014年,新批准的癌症新药里,涉及这7种癌症的新药有2个:


Zykadia (ceritinib): 治疗ALK阳性的有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

Lynparza (olaparib): 治疗BRCA有突变的卵巢癌。


2015年,新批准的癌症新药里,涉及这7种癌症的新药有7个:


Alecensa (alectinib):治疗ALK阳性的有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

Ibrance (palbociclib):治疗 ER阳性, HER2阴性的乳腺癌

Keytruda (pembrolizumab):PD-L1阳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二线治疗;

Lonsurf (trifluridine and tipiracil):有转移的结直肠癌

Opdivo (nivolumab): 治疗有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包括鳞状、非鳞状),二线治疗;

Portrazza (necitumumab):治疗有转移的鳞状非小细胞肺癌;

Tagrisso (osimertinib): 治疗有EGFR T790M 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


2016年,新批准的癌症新药里,涉及这7种癌症的新药有5个:


Ibrance (palbociclib):联合化疗(fulvestrant)治疗 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的乳腺癌;

Crizotinib (Xalkori):  治疗ROS1阳性的有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

Atezolizumab (Tecentriq): 有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化疗后二线治疗,如果是有EGFR、ALK突变的患者,在靶向治疗出现耐药性之后使用;

Keytruda (pembrolizumab):PD-L1阳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

Rucaparib (Rubraca): 治疗BRCA有突变的进展期卵巢癌,化疗后三线治疗。

 

这就很清楚了:从2014年~2016年,这3年里批准的14个药中,有9个都是肺癌的药!这其中就有癌症免疫治疗药物O药和K药(Keytruda、Opdivo)。

 

有人说:你的时间花在哪,你就能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要说,新的抗癌药物来到哪,哪的癌症死亡率就降得快!

 

剩余的其他五个药物,有两个是对卵巢癌的,而卵巢癌的实际死亡数也确实有所降低;还有两个都跟Ibrance有关,是乳腺癌的治疗。具体查了一下,其实常规治疗的效果已经很好,总生存期为33.3个月,Ibrance提高到了37.5个月。由于常规治疗的生存期已经达到了3年,Ibrance是否能逆转死亡预测值,显然需要至少3、4年的时间才能看得出。

 

还有一个药Lonsurf,是结直肠癌患的新药,不过从临床试验的结果来看,这个药只是把总生存期从5.3个月提高到了7.1个月。1.8个月的生存优势,看来不足以强大到逆转实际死亡率。


4


但是,你可能注意到了一个问题:肝癌呢?


这14个药里没有一个是肝癌的药,但是肝癌的实际死亡率也降低了!

“怎么解释?怎么解释?怎么解释?”


别急,且听我说!

 

在美国,引起肝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丙肝。这一点跟中国不同,因为中国的主要肝病毒是乙肝。

 

但是,能治愈丙肝的药物已经出现了。猜一猜什么时候出现的?

 

第一个抗丙肝的药物:Sovaldi (图片来自Gilead Sciences)


2013年12月。

 

而且是之后的每一年,都有新的药物出现:


2013年12月:Sovaldi获得批准;

2014年: Harvoni获得批准;

2015年:Daklinza获得批准;

2016年:Zepatier、Epclusa获得批准;

2017年:Vosevi、Mavyret获得批准。


丙肝感染后,如果不进行治疗,会出现的三部曲就是:肝纤维化、肝硬化、肝癌。

 

如今如果把丙肝的问题解决掉,等于把丙肝引起的肝癌釜底抽了薪了!

 

找不到比这更完美的解释。

 

所以,我希望看到《癌症统计年度报告》上冷冰冰的癌症发病和死亡数据的时候,大家能够看到希望。

 

患者能看到希望,受到鼓舞!

 

做药的人更应该看到希望,受到鼓舞!

 


“有人看到落叶,有人看到了风。”

 

参考文献

1. Siegel, R.L., K.D. Miller, and A.Jemal, Cancer statistics, 2019. CACancer J Clin, 2019.

2. Siegel,R.L., K.D. Miller, and A. Jemal, Cancerstatistics, 2016. CA Cancer J Clin, 2016. 66(1): p. 7-30.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