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听说过双黄连,却不太知道瑞德西韦是个啥

  • 2020-02-04 17:30:22

1月31日,在一夜之间,中国的货架上已经找不到一盒双黄连

 

而同时,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情和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美国把治疗第一例新型肺炎的案例,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为什么双黄连脱销?


这个问题,估计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不知道的人也没必要知道了。


这里简单说一句,就是中科院有专家建议用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并且发了文件。 报纸发行量全国第一的媒体,也转发这个消息。


于是,不只是双黄连口服液没货,连双黄莲蓉月饼都卖光了

(@百度图片)


不知道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会不会出现改姓高潮,夫妻双方都改姓“黄”。为什么?

 

“双黄联姻,百病不侵!” 


回到双黄连,谁给了专家信心,建议用于治疗2019-nCoV感染呢?因为“从细胞实验的结果看,觉得双黄连有抗新型冠状病毒的功能”。


但是,目前并没有双黄连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临床证据。



美国第一例新型肺炎患者,用的是什么药?


美国的第一例患者,是个华人,于1月15日从武汉回到美国,两天后开始发烧,在1月20号确诊住院,住院后用了不少药物,但是一直不见效果,还是发烧。在住院第七天的晚上,使用了一个叫Remdesivir (瑞德西韦)的药,结果第二天就退烧了各种症状都在好转,到1月30号,患者只有咳嗽的症状,而且日渐轻微 [1]

(@参考文献1)

 

与双黄连口服液在中国的造势不同,研制“瑞德西韦”的吉利徳公司在第一时间发表了一个声明

“Remdesivir(瑞德西韦)尚未在全球任何地方获得许可或批准,尚未证明其任何用途的安全性或有效性。应治疗医生的要求,并在当地监管机构的支持下,权衡了提供2019-nCoV中无数据的试验药物的风险和获益,Gilead已提供Remdesivir(瑞德西韦),用于少数2019-nCoV患者,在没有任何获批治疗选择的情况下进行紧急治疗。”


这个态度相当低调,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都已经有一个病人治好了,还需要谦虚吗?当然需要!在美国,如果没有提供治疗效果的证据,是不能成为药的


如果不是药,就吹嘘功效,那企业要担负极大的责任。不只是会受到政府的查处,患者还会使用法律的武器,让药企赔到关门。 


什么样的证据才是治疗效果的证据呢?绝对不是细胞实验。实际上瑞德西韦目前可能连细胞实验都还没有做,因为病毒传到美国,比中国晚了一个月,而美国启动这样有传染风险的实验,审批效率完全与中国不在一个档次,美国的公司根本还没有做实验的机会。 


治疗效果的证据只有通过正式的临床试验来获得。 


有人有一种很奇怪的“逻辑”:我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我的药有临床效果,但是你也没有证据证明我没有效果啊!(意思是只要你没法证明我没效果,就得让我卖,去“造福”大众。) 


对这种奇怪的理由,美国FDA都懒得搭理。如果搭理,采取的方式就是:警告、叫执法的来查抄。 


说实话,如果这种“逻辑” 都合理,阿猫阿狗阿蝙蝠都来卖药了。 


吉利徳是一个美国的公司,生活在FDA严格监管的系统里,不低调都不行。唯一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做研究,靠实力说话。 


需要提一下,第一个治愈丙肝的新药,也是来自吉利徳



信息不全,如何做选择?


既然连细胞实验都没有,美国的医生怎么敢给患者用瑞德西韦呢? 


瑞德西韦是一个抑制RNA复制的酶,在动物模型中证明了对病毒病原体MERS和SARS的体外和体内活性,而MERS和SARS与新型冠状病毒都是一个家族的病毒,有着比较高的同源性,所以推测瑞德西韦对新型冠状病毒也管用。 


在科学研究上,大胆假设可以有,小心求证必须滴。 


正是这个原因,美国这第一个患者,在住院的头七天,接受了一堆各种治疗,包括支持治疗、抗感染的抗生素、退烧、抗呕吐等等,但是症状都不见好转,一直在发烧。到了第七天晚上,才使用了瑞德西韦。 


这也就是在美国,要是在中国,听说医生第一时间没有使用双黄连,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直接抓破医生的脸? 


其实在我们需要做出选择的时间点,很多时候都没有完整的信息。比如说,要不要告诉大家有疫情,要不要封城,要不要把一个药的消息告诉大家。 


每个人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做出选择。选择,可能无法马上看出对错,但却能显示出是否专业。



双黄连口服液和瑞德西韦的PK


谁能成为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大救星呢?是双黄连口服液?还是瑞德西韦? 


一边是有了细胞实验(但未公布结果)的双黄连,一边是连自己都不敢说有效的瑞德西韦。


双黄连细胞试验的结果没有公布,但是,有人之前为了研究双黄连抗SARS的效果,使用一个与SARS-CoV同源性较高的小鼠冠状病毒(MHV-3)进行了试验。我们可以通过这个类似的试验,感觉一下双黄连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效果。 


首先,这细胞实验传来一个好消息:在300 微克/毫升的浓度下,双黄连有明显的抗MHV-3病毒的效果。 


也有一个坏消息:正常细胞对双黄连的最大耐受浓度只有1000微克/毫升,超过这个浓度,就会影响细胞的正常生存了。


总结一下:双黄连虽然有活性,但是抗病毒需要的活性浓度比较高,而且比较接近可能导致副作用的浓度。


不过,药有三分毒的道理大家应该都了解,没有病也不会去乱吃药。为了搞明白到底双黄连能不能起到抗病毒的效果,研究者还是继续做了动物试验 [2]。 


在动物实验里,如果给12只小鼠注射MHV-3病毒,那么在5天之内小鼠都会死亡,平均生存时间是4.33天; 


如果注射双黄连来治疗,有什么效果呢?12只小鼠在6天之内都会死亡,平均生存时间是5.6天。 


这个治疗效果明不明显呢?研究者说是明显的。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信了,毕竟做研究不容易,但是,如果我是那只小鼠,而且可以选择的话,一定会选择不感染病毒。 


没人知道小鼠感染这个病毒后的感觉是什么。多活一天,会不会是多痛苦一天? 


在中国,双黄连确实是一种药物,但它是一种传统药物,而传统里也并没有对新型冠状病毒有记载,根本不可能有双黄连治疗病毒感染的资料。站在今天的认知上,可以说双黄连药效、药理不明! 


双黄连会不会含有有效成分?可能 


有效成分在体内能不能达到有效浓度?未知!(非常有可能很难达到) 


相反,瑞德西韦机制清楚,体内的药物动力学数据也很清楚,从其他病毒和新型冠状病毒的相似性,更容易推测出瑞德西韦的治疗效果。



期待临床试验的结果


因为专家的强烈推荐,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马上要开展一个临床试验,来验证双黄连的抗病毒效果。 


在另一方面, 瑞德西韦也将展开用于2019-nCoV病毒感染的3期临床试验。根据有关报道,这个临床研究的名称为:“一项临床III期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多中心研究评价瑞德西韦在住院中重度2019-nCoV感染成人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将由首都医科大学作为申办方,计划入组270名相关患者,而牵头研究者为中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曹彬教授。该项3期临床试验,已于2020年2月3日在中日友好医院正式启动


1月31日,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已经达到11791人。 


要证明哪个药有用,中国不缺患者。 


参考文献 

1. Holshue, M.L., et al.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

2. 易文龙,等. 大蒜新素, 双黄连对小鼠 MHV-3 性暴发型肝炎模型的作用. 世界华人消化杂志, 2011. 19(22): p. 2316-2321.


文章来源:一节生姜微信公众平台

原文作者:一节生姜

预约跨境治疗服务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
选择预约类型
Phone全国服务热线 400-076-3808
爱医传递